野岭孤寺


野岭孤寺 作者:石砚 字数:6345字 (一) 这是一座野岭,曾有人烟,又无人烟。 这是一座孤寺,曾有香火,又无香火。 荒山野岭人迹稀少,又正值日落黄昏,更无人光顾。早已破败的山神庙里, 却有一人正在忙活着,他就是乞儿土狗子。土狗子本在城中行乞,为什么这么晚 了,却一个人呆在这荒山古庙?这得从昨日说起。 昨天,土狗子无意中探听到刘镇的王员外家娶亲,这是乞儿们最喜欢的事。 于是,他便偷偷摸摸一个人从栖身的破窑里出来,急火火直奔刘镇。 王员外家有的是钱,不会在乎多一个吃客,何况这种大喜的日子,最不能得 罪乞丐,所以,土狗子不光讨到了吃喝,因为得着信儿的乞丐不多,王员外还特 地赏下了酒来。这不是,本来肚子里就没食,怎么禁得起半斤烧酒,一来二去就 喝多了,躺在刘镇外边一棵大树底下一觉就睡到了今天中午。 醒来一看,日头已在头顶,问一问,足足睡了一圈儿。看到家家户户都在买 肉,突然想起今天立秋,急忙爬起来就往城里跑。干什么,因为早几天就得着消 息,今天要杀胡家寨的三名响马。 对于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乞丐来说,怎么还有心思看杀人呢?这话本来不假, 如果是杀别人,土狗子也许不关心,但要杀这三个响马,他可就不能不关心了。 因为这三个人他都见过,人家还赏过他银子,而且那位三当家的还是个十七、 八岁的大姑娘。 那姑娘生得要多美有多美,白净净的一张脸,瘦溜溜的身子,挺挺的胸,翘 翘的臀,还有细细的小腰儿,土狗子在乞丐里差是年轻力壮的,一看见那姑娘, 这心里就痒痒。自从那次见过,土狗子每天都在幻想着把这女响马娶来作他的乞 丐婆。 三个响马被官军破寨擒获是不久前的事,一听说这事儿,土狗子就每天琢磨 着那个美丽的女响马,不知衙门里会怎样判她。一方面,他不希望她死,那么一 个美人坯子,死了真是太可惜了;另一方面,他又盼着她死,因为只有砍头的时 候,他才能再看见她。 「我真混!」土狗子一边跑,一边打自己的嘴巴子,早就知道今天要杀这女 响马,早就憋着这一天早早在法场占个靠前的位置,好再看一看那让他魂牵梦绕 的姑娘。可怎么偏偏是今天,自己被一壶马尿给灌懵了,直到这时才醒,按照时 间算,此时恐怕已经人头落地了。 土狗子急火火跑到城门口,见成群的人在往城外涌,心里说:「完了,真的 晚了。」再看城楼上,几个兵丁正将一颗人头挂上旗竿。仔细观瞧,那人头虽然 已失了血色,却还能看出柔和的轮廓和秀丽的眉眼,可不正是那个女响马,两年 不见,应该已经是二十岁上下的女人了,也不知嫁人了没有,也不知没了头的尸 身在哪里? 土狗子心里懊悔不已,急忙拦住了一个老者:「老伯,借问一下儿,人杀完 了?」 「杀完了。」 「尸首呢?」 「在法场呗!怎么,你同他们有亲?」 「不是。」 「那问尸首干什么?想给他们收尸?就凭您这家底儿?」老者看着土狗子的 一身破烂衣裳,怎么可能有钱替死者收尸呢,再说,那是响马,避之犹恐不及, 谁敢替他们收尸哪? 土狗子也懒得同他多说,道了一声谢,头也不回地往城里走。他知道,法场 一般都设在南城的闹市口,所以进了城就急急忙忙往南城跑。到了闹市口,人早 就走光了,除了当街地上那三大滩血之外,已经没有任何迹象说明这里刚刚杀过 人。 「唉!晚了晚了!」土狗子心里不住骂自己这不争气的谗嘴。活了这么大, 还是头一次遇上杀女人,而且还是那样年轻漂亮的黄花闺女,自己盼了好多天, 怎么就偏偏今天喝得酩酊大醉!真他妈的!!! 土狗子仍不死心,找了个正在附近乞讨的同行,一打听,尸首已经被杠铺的 用车拉着往城南走了。 土狗子知道,这是把尸首拉到城南乱葬岗子去了。重罪死囚不准收尸,都拉 去乱葬岗扔掉。城的四周各有一个乱葬岗子,相距最近的也有二十来里。一般砍 头的把脑袋扔到城北,尸首扔在城南,或者一个城东一个城西。而凌迟的则把人 头、内脏、躯干和四肢各抛一方,目的就是要让犯人尸首不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