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师表407-408


407章酒店开房 王馨云看了眼大惊小怪的彭磊,接着道:“当初我生下海燕后,原本是要去做上环手术的,恰恰这时侯正赶上国家为了提高妇女的地位,正在大力的宣传和推行男子结扎手术,他当时又正好是组织上在考察他,准备提副科的关键时刻,为了表现自已,他就自告奋勇的去做了男子结扎术。” 彭磊嘿嘿直笑:“我还以为。。。。。。” “你还以为什么?嘿,就你这样的人才会往那些歪处想。”王馨云有些生气。彭磊咂了咂嘴,感慨道:“你老公也算是个人才了,为了升官,果然是不择手段啊!” 王馨云白了他一眼,没在说话,心中暗道,我跟他说这些干什么。彭磊轻轻地抚摸着王馨云的大腿,忽然傻乎乎地问了一句:“海燕她近来还好吗?”王馨云霍然变色,猛地拍开了彭磊的手,冷冷地说道:“你要再敢打我女儿的主意,我现在就一脚把你踹到车下去。”彭磊讪讪地缩回手来,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已一耳光,在王馨云的面前谈她的女儿的事,这不是纯粹给自已找不自在,现在好了,好不容易才营造出来的浪漫气氛又被自已给破坏了。 果然,接下来的行程里,任凭彭磊费尽的口舌,王馨云都一直冷着脸不再搭理他,这种尴尬的气氛一直保持到了江川市。从上一次来江川到现在,已经快一年了。此刻,看着车窗外林立的高楼大厦,街头上攒动的人流,让彭磊感觉既陌生又亲切,又有一种淡淡的失落感。他拉上了车窗,问道:“王局长,咱们现在是直接去医院吗?” 王馨云看了眼手表,已经是十一点半了,已到了下班时间,这时侯再去医院也是什么事也办不成了。就因为这家伙的耽搁,把她的计划全给打乱了,她懊恼地瞪了彭磊一眼,怒道:“现在去医院还有用吗?今天可是周末,如果今天下午不能顺利地做成手术,那可就糟了。”彭磊不以为然道:“下午去做不是一样,反正这种手术快得很。”王馨云怒容满面:“这可是在江川市,你以为是咱们县城的小医院那么简单?首先还得去做检查,然后才能做手术,看病的人又多,光是排队挂号就够你等上半天了,等轮到你的时侯,只怕又已经到下班时间了。”彭磊小心翼翼道:“要是真的做不成,那咱们下星期提早点来就是了,你看怎么样?” “下个星期就是元旦了,你说还能来吗?再说了,你能等,我可不能等。如果在市医院不能做,就算是找小诊所,也必须要把孩子打掉。” 肚子里的孩子就如同一个定时炸课,让王馨云时刻都在提心吊胆的害怕着,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被引爆了,她一刻也不能再等下去了。彭磊见王馨云已经处于快暴走的状态了,哪里还敢招惹她,诺诺连声道:“好好,都依你,咱们先去吃饭,下午咱们提早一点去排队,你千万别生气,动了胎气可就不好了。”“你。。。。。。”王馨云恨不得把踩刹车的脚直接踩在他脸上。最后,两人就近找了家小饭馆解决了午饭。吃完饭,时间尚早,王馨云心情不好,懒得搭理彭磊,一时也想不起要去哪,自已个闷闷地喝着茶。 王馨云虽然已是四十出头的半老徐娘了,但因为平日里养尊处优,再加上保养得当,肤白貌美,身材苗条,看上去就如同只有三十岁,举手投足之间更是充满了成熟女人的妩媚风韵。常言道饱暖思淫欲。彭磊吃饱喝足,再望着面前这位成熟美艳的女人,自然就又打起了和她春风一度的念头。这邪念一起,彭磊就有些坐不住了,试探着问道:“王局长,要不咱们先到宾馆里开个房间休息一下?”王馨云一脸警惕地看着他:“开房间干什么?”彭磊笑道:“咱们还要在这里呆上两天,总得要有个地方住才行吧,难道去睡大街不成?再说了,现在才十二点多,总不能一直坐在这里干瞪眼吧?” 王馨云一想也对:“好吧,咱们先去酒店休息一下。不过我先警告你,你可不许打什么歪主意。” “王局长,瞧你把我说的,我能有什么歪主意啊?”彭磊嘴上说的一本正经,可是心内却早就骚痒难耐了,现在不抓紧时间骗干一次,等到她做了人流手术,到那时再想上也上不成了。见王馨云同意了,彭磊好不兴奋,急忙屁颠颠地跑去结帐了。王馨云看在眼里,如何不知道彭磊心里打的小算盘,不禁冷笑起来。两人出了饭馆,开车去找酒店,这一次是彭磊开的车。走了没多远,彭磊见路边有家星级酒店,心想就是这了,一打方向盘驶了过去。在下车的那一刻,王馨云虽然知道在这里一般是不可能会遇到熟人的,可还是紧张地看了看四周,这还是她第一次和除了丈夫外的异性出来开房间,而且还是个比她要小了许多的年轻男人,这让她有种和小情人偷情的感觉,虽然她已打定了主意,再不能和他发生任何的关系了。在快要走进酒店大门的时侯,王馨云忽然从手提包里掏出一沓钱递给彭磊:“彭磊,你去开两个房间吧!”“两个房间?”彭磊傻眼了,“这样岂不是太浪费了,其实咱们只要开一个双人间就行了。” “不行,必须要开两个房间。”王馨云语气很坚决,“这些钱你拿去开房间吧!” “两间就两间。把你的钱收起来,再怎么样我也不能让女人来开房间吧?”彭磊有些沮丧地推开了她的手,率先走进了酒店。王馨云在外面呆了一会,这才走了进去,见彭磊这时还在总台登记,她急忙走到大厅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彭磊开好房间过来,见她象做贼似的躲在大厅椅子上,神情紧张地东张西望着,忍不住想笑:“走吧,五楼。”王馨云站了起来,正要向电梯间走去,这时她忽然盯着对面的电梯门,眼睛一下子就直了。彭磊回头一看,见从电梯门里走出来一对男女,男的看上去足有五十多岁,女的却很年轻,顶多二十出头,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不过两人的举止却十分的亲热,那女的一手提着个挎包,另一手则挽在男人的胳膊上,两人一边说笑着一边向酒店大门走去。这样的老少配彭磊早就见怪不怪了,他奇怪的是王馨云的反应实在是有些异常,难道她认识那两个人?他回头正想问问王馨云,哪知道王馨云却忽然扑进了他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把整张脸都埋在他的胸膛上。彭磊当时就晕了,这个王馨云是不是脑子忽然进水了,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已投怀送抱,惹得大厅里的人都朝他这边看了过来,就连那对男女在经过他身旁时也不经意地瞄了他几眼。他的身子发僵,任由她抱着自已,一直到这对男女走出了酒店好一会,王馨云才退出了他的怀抱,只是她的脸色很苍白,身子也在微微地颤抖着,象是突然遇到了什么重大的打击。彭磊小心地问道:“王局长,你怎么了?”“没什么。”王馨云强自镇静着,“我不想住在这了,你去把房间退了吧!”彭磊知道这肯定和刚才遇到的这对男女有关,他也没敢多问,急忙又回到总台退房,差点没被总台的服务员骂他神经病,结果刚开了不到一分钟的房间,硬是被那名服务员给扣了一百块钱。回到车上,王馨云的神情阴冷,一句话也不说,彭磊也有些郁闷,只得开着车继续往前走,走了好远,才又重新找了一家酒店。彭磊走到总台,把身份证递了过去,对服务员道:“麻烦你给开两个标间。”这时王馨云走了过来,轻声道:“不用,开一个房间就行了。”彭磊吃惊地看着王馨云,王馨云却已经淡定地把钱递给了服务员。 408章酒店春光 总台小姐好奇地打量着这对年龄似乎有些悬殊的开房者,礼貌地问道:“先生,请问到底是开一间还是两间?”彭磊虽然有些不明白,王馨云为什么又突然改变主意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和刚才的那件事有关。不过,他自然是乐得高兴了,至少这让他节省了不少的银子。“那就开一间双人房吧!”“好的。”总台小姐接着问道,“普标一百八,豪标二百八,先生,请问你要哪一种?”奶奶的,这么贵,竟然比刚才那家酒店还要贵得多。彭磊吓了一跳,他这辈子都还没住过这么贵的房间,要不是王馨云在旁边,他早就调头走了。最终,彭磊还是忍痛开了间最好的双人间,毕竟王馨云的身份摆在那里,自已总不能带着人家去住那种三四十块钱一间的小宾馆吧。不过,一进了客房,房间内富丽堂皇的装饰让彭磊还是觉得挺值得的,空调电脑包括床上用品等一应设施都是崭新的,房内的空间也足够大,站在窗口还可以俯瞰街头上的漂亮美媚。彭磊有些兴奋地在房内东张西望地看了好一会,然后鞋也没脱,就直接跳到了一张弹性十足的席梦思床上,四仰八叉的蹦哒了几下,奶奶的,这二百八十块钱一天的房间果然还是很给力的。王馨云脱去了外衣,静静地坐在靠椅上看着彭磊。看他象个孩子似的举动,心中好笑,可是一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却哪里还笑得出来,见彭磊还在床上欢快地蹦哒着,她趁机起身进了浴室,洗了把脸,然后坐在马桶上小解起来。虽然王馨云竭力的控制着,可是嘘嘘的声音还是一不小心传进了彭磊的耳朵里,他随意地往浴室望去,目光立刻停在那里不动了。原来,浴室的墙是那种特制的毛坯玻璃墙,从外面差不多可以清晰地看透里面的一切,彭磊这一眼望去,自然就将王馨云尿尿时的美景尽收眼底,只见王馨云坐在马桶上,双手撑着下巴做沉思状,裤子褪到了膝盖处,露出一大截白嫩的玉腿和半片圆润的屁股蛋,画面虽然有些朦胧,但却更凭添了几分诱惑——这时王馨云忽然站了起来,有力地抖了抖俏臀,然后扯过一团卫生纸在隐秘处擦拭起来,虽然隔着厚厚的玻璃,可彭磊还是很清晰地看到了她两腿间那一丛乌黑茂密的毛毛,与雪白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给人一种视觉上强烈的美感。彭磊双眼发直,某样东西很快就硬邦邦地立了起来,虽然王馨云的身子他看过不止一次了,可是都远不如此刻这种带有偷窥性质的观赏更能带给人强烈的刺激。那等她洗澡的时侯岂不是。。。。。。一想到她光溜溜的在浴室洗澡时,双手在隐密处抠摸搓弄的美妙画面,彭磊就开始浮想联翩的YY起来。王馨云走出浴室,一眼便看到彭磊翘起二郎腿靠在床头,目光紧盯着浴室的方向,脸上荡漾着很猥琐的笑容,她回头顺着他的方向望去,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原本还有些苍白的俏脸上立刻泛起了丝丝红晕,低喝道:“彭磊,你在干什么?”彭磊哗地坐了起来,不打自招地说道:“我什么都没看到。”“哼。”王馨云的脸更红了,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径直走到窗边俯瞰着城市的风景,彭磊趁机跳下床跑去打开了电视。王馨云听到声响转过身来,一眼就看到弯腰躬背的彭磊,两腿间那个部分象帐篷似的撑起了老高。王馨云自然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了,刚落下的红晕立刻又泛了起来,轻啐了一声:“呸,小流氓。”彭磊尴尬不已,赶紧捂着要害跳回到了床上。王馨云转身走到另一张床边合衣躺了下来,背对着他道:“我要休息一会,你把电视声音关小一点。” 彭磊只得把声音关小了点。 可王馨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始终也睡不着。过了一会,王馨云又道:“把电视关了,我睡觉的时侯不习惯有任何声音。” 彭磊知道她心情不好,也懒得和她计较,把电视关了,掏出根烟来刚点着,王馨云立刻坐了起来,厉声道:“不许抽烟。”奶奶的,这臭娘们,脾气还挺大的。彭磊暗暗地骂了一声,却还是乖乖地把烟给灭了。王馨云见自已不管怎么折腾,这小子居然既不生气也不说话,这下子她终于耐不住了,美眸直勾勾地瞪着他:“你怎么一句话也不说?”彭磊没好气地反问道:“那你要我说什么呢?”“你为什么不问我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彭磊道:“你要是想说,你自然会说的。你要不想说,我问了也是白问。”此刻的王馨云很想找个人来倾诉下,可是遇到彭磊,让她很有一种挫折感,索性堵气道:“你既然不想知道,那我就不说了。”彭磊挠了挠头,无奈道:“其实我也很想知道,只是看你心情不好,才不敢问你的。好吧,你说来听听,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王馨云脸色一沉,紧紧地咬着嘴唇,一字一句道:“我刚才见到他了。”“你的丈夫,是吧?”王馨云一怔:“你怎么知道,你认识他?”“不认识。”彭磊耸了耸肩膀,“不过,你当时看到他和那个女人之后的那种反应,我就算用屁股猜都能猜得出来。”王馨云恨道:“是的,我们在大厅内遇到的就是我丈夫。昨天他还骗我说,今天他要下乡调研,却原来是带着那个小狐狸精跑到市里偷情来了。”彭磊问道:“那女的又是谁,看上去挺年轻的嘛!”“那女的叫王艳红,是去年才分来实习的一个大学生。”王馨云恨道,“这个女人很有心计,才来了几个月,就和我丈夫勾搭上了,在我丈夫的帮助下,很快就转了正。我虽然早就听到了风声,可是却一直没有真凭实据,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维持这个完整的家,我才不得不忍气吞声地装做不知道。可是没想到他越做越过份,居然。。。。。。”王馨云再也忍不住,嘤嘤地哭泣起来。彭磊也不知道怎样安慰她,毕竟这是别人家的私事,他也不好说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适时的递上餐巾纸什么的。原来彭磊对她还是存在着一定的恶感,甚至在自已被她开除时,还恶意的强上了她,可是此刻他忽然发现,其实她也挺可怜的,虽然从表面上看起来她很强势很坚强,但她终究是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也远不是自已当初认为的那么坏。她接过彭磊递来的餐巾纸擦了擦眼角残留的泪水。经过一番倾诉,王馨云的心情轻松了不少,也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已的情绪。彭磊从衣柜里拿来一床棉被盖在她的身上,柔声道:“快一点了,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吧,下午你还要动手术呢,一定要注意保养好自已的身体才行。”“谢谢。”王馨云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温顺地躺了下来。彭磊也顺势躺在了另一张床上,坐了一早上的车,他也隐隐有些累了,再加上下午还不知道要折腾多久,得抓紧时间保存好体力才行。王馨云静静地躺在床上,美眸凝注着天花板,象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忽然,她朝彭磊这边看了看,在被子里慢慢地动了起来,不一会,从被子里拿出羊毛衫放在了床头柜上。彭磊看了一眼,不禁心头一跳。不一会,她的牛仔裤也脱了下来摆在床头柜上。彭磊的心脏不争气地跳动着,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暗示我?王馨云瞟了他一眼:“你可不许乱想。我习惯裸睡,穿着衣服我睡不着。”“噢!”彭磊有些失望地应了一声。王馨云看在眼里,嘴角浮起一丝似有若无的笑容来。更要命的一幕出现了,一件黑色的罩罩从被子里面飞了出来——彭磊瞪直了双眼,还没来得及有所应,一条迷人的黑色小裤裤紧跟着就飞了出来。一想到那张棉被下她那一丝不挂的娇躯,彭磊再也不淡定了,才歇下去没多久的小弟弟蹦的一下便纵了起来,把棉被都给顶了起来。王馨云装做没看见,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去,背对着他道:“我要睡觉了。彭磊,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打什么歪主意,小心我。。。。。。”很多时侯,这句话其实是一种暗示,就象美女进浴室洗澡,却把把门虚掩着,然后故意娇滴滴地说道:“人家要洗澡了,你可不许偷看噢!”可是彭磊却没敢往这方面想,因为有了她前面的约法三章,现在再被她这么一警告,蠢蠢欲动的念头一下子便落了下去,奶奶的,你当着我的面脱得光溜溜的诱惑我,又不让我有什么念想,这不是故意要折磨我吗?哎,还是老老实实的睡觉吧!王馨云等了好一会也不见彭磊有任何的动作,不由得有些纳闷了,这小子难道转性了,还是自已这样的半老徐娘对他没有吸引力了?她猜了好半天,却全然没想到,是自已刚才无意间地那句话,把他给吓住了。转头一看,这家伙居然睡着了,气得王馨云差点要暴走了,大声地叫道:“彭磊。”彭磊刚迷迷糊糊地睡着,被她一声大喝,猛地惊醒过来,诧异地看着王馨云道:“王局长,你叫我?”王馨云俏脸一红:“我睡不着觉。”“那你就数小绵羊吧,从一数到一万的时侯,你就睡着了。”彭磊困意上来了,随口说着,转身又要睡下。王馨云急了,嗔道:“不行,我睡不着你也不许睡。”彭磊有些着恼道:“王局长,你这是怎么了?你睡不着觉还不许别人睡了。”王馨云的口气软了下来:“你陪我说说话吧!”彭磊眯着眼睛睡意朦胧地答应着:“好,你说吧,我听着呢!”王馨云恨不得一脚把他踢飞了,她再也按耐不住,娇喝道:“过来,到我床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