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师表209-210


第209章  望着婧婧的窘样,彭磊想笑却笑不出来,目光灼灼地盯着表姐胸前那两团鼓起老高的物事,被奶渍濡湿的睡衣下隐约地印起两圈凸起的黑点,竟不自觉地有些痴了。  蓦然发现表弟的眼睛死死地盯在自己胸前,秀兰心内娇羞不已,原本有些苍白的脸一下子红润起来,秀兰的父母见状,也尴尬得有些不知所措,她母亲一连咳嗽了好几声,彭磊犹未察觉,仍旧痂痂地望着表姐。  艳艳及时地碰了碰彭磊的胳膊,彭磊恍然清醒过来,那脸只觉得一阵阵地烧得慌,讪讪地站起身来,把张婧托付给姨妈后,急急忙忙地和艳艳一同告辞离开了。  一路上,彭磊默默无言地走着,艳艳温柔地挽着他的硌眸,小脸靠在他的肩上:“彭磊,说说你和你表姐的故事吧?”  “艳艳,你可别瞎想,我和表姐能有什么故事。”  “还想蒙我?从你俩一见面内时的表情,我就看出来了,彭磊,你就说给我听听吧,我保证不会吃醋的。”  彭磊笑道: “你真不会吃醋?”  艳艳小嘴一撅: “真要吃你的醋,我吃得过来吗?我早想通了,只要你是真心对我好就行了。”  “还是我的老婆英明呀!”  彭磊心情豁然开明,在她小脸上一阵狂亲,双手也探上了她的揉捏起来。  艳艳被他连摸带亲的全身发软,娇哼道: “哎呀,讨厌,别在这里,曰家再那个吧,先说正事,你表姐是不是你的初恋?”  “严格来说,那不能算是我的初恋,只是青春期的性幻想对象吧!”  彭磊也不想再隐瞒,干脆全都告诉了艳艳。  秀兰的母亲是彭磊母亲的表妹,又都住在一个村里,两家的关系自然是相当亲密了。秀兰姐比彭磊大三岁,因为彭磊是独生子,所以秀兰姐从小就对他特别的好,带着他一块上学,一块玩耍,彭磊可以算是他表姐一手带大的,这也就使彭磊从小就对表姐充满了依赖和一种很特别的感情。到了青春期后的彭磊,自然而然地就对漂亮温柔的表姐产生了异性间的那种喜欢,甚至把表姐想象成自己自一慰时的性幻想对象。  在彭磊井八高中时,表姐已经高中毕业,很快又到外面打工去了,这之后,两人就很少见面了,除了那一年表姐回来过春节之外,两人至今已有五六年没见面了。对于这姐弟俩之间的那点暧昧,两家的父母也都多少知道一些,所以才会出现今晚这样的尴尬局面。  艳艳听完,嗔道: “我终于知道了,这就是你恋姐情节的由来。难怪你这么喜欢段芳, ‘表姐表姐’的叫得那么甜,还把我骗了那么久。”  “对不起,艳艳。”  彭磊在她上亲了一口,“谢谢你能理解我。”  回到家里,父母都已经回房休息了。艳艳脱得只剩了内一衣,钻进了崭新的棉被里,却把侈长的玉一腿露在外面,望了眼正坐在床边抽烟发愣的彭磊,晶莹小巧的足尖在彭磊的敏感处拔了拔,见他没什么反应,气得她一脚踢过去,酸溜溜地问道:“呆子,还在想你表姐?”  “没。”  “那就是在想你表姐的那两个奶一子了?”  艳艳忽然冒出一句粗话。  彭磊吃了一惊,回头望去,忽地从被窝里飞出个粉红的罩罩来,正正地丢在他的脸上。  艳艳坐直了身子,被子从身上滑落下来,露出了胸前两只雪白高挺的双一峰,随着她的娇笑晃悠悠地颤动着,艳艳一边一只握住了,笑嘻嘻地挑逗道:“小磊,想不想吃表姐的奶啊?”  这招还真管用。  刚才还有些焉的彭磊一下子就心跳加快,生龙活虎般地扑了上来,直接将她按倒,双手握住了那两只丰润滑腻,重重地揉捏着,一低头含住了其中一只的笋尖儿,用力地起来……  “哎哟,轻点啊……”  房内顿时传来了艳艳娇滴滴地哼唱声。  一大早,明媚的阳光早已照到了窗台,可屋内的小两口犹自酣睡正香。  彭磊的父亲也不知道是第几次来敲门了,母亲一脸喜悦地在旁边埋怨着:“你就让他俩多睡一会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昨晚……”  “都九点多了,要是有客人来家里看见,那还不得笑话咱们。”  父亲不依不饶地说着,又要来敲门。  “行了,行了,回家了也不能睡个一懒觉。”  彭磊哔地把门打开条缝钻了出来,又飞.}走地把门关上了。  父亲问道: “艳艳呢?”  彭磊道: “再让她多睡一会吧,第一次来咱家,还有些不习惯,昨晚一直都没睡好。”  母亲笑了起来,压低了声音道: “小磊,哪有你们这样折腾的,你多少也要悠着点,可别累坏了身子。”  “知道了。”  彭磊脸一红,看来昨晚的动静闹得太大了,也怪艳艳太忘我了,叫得那么大声,父母不听见,那才怪了。  彭磊刷牙洗脸,坐到桌前伸手就想捞碗里的荷包蛋,却被母亲啪地把手打开了:“你女朋友的妹妹呢,还不快些去把人家接回来。”  “我差点把那个小祖宗给忘了。”  彭磊一拍脑袋,赶紧去秀兰家接张婧了。  秀兰家离着他家不过几十米远,不一会就到了。彭磊进了她家院子,就见秀兰独自坐在门外,弯着腰正在洗衣服,领口处微微地敞开,两只胀鼓鼓的奶一子随着她双手搓动的动作,在衬衣下不安份地晃动着,一下子就吸住了他的眼球。  彭磊笑着招呼道: “表姐,在洗衣服呀!姨爹他们呢?”  “出去做农活了。”  秀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见他的目光似乎正盯在自己胸口,俏脸上不觉又染上了一层红晕,微微挺了挺身子,“你来接那个小女孩的吧?她还在睡着呢,那丫头还挺能睡的。”  “表姐,我 ”彭磊欲言又止。  秀兰轻笑起来: “快些击吧!”  彭磊迟疑了一下,还是进了屋,推开婧婧睡的房间,顿时眼睛一晃却见婧婧大张着双腿,圆圆的小脸蛋上挂着一丝甜甜地笑容,憨态可拘地睡在床上,被子被她踢到了一边,一片大好春一光全都露了出来。  她的上身穿着一件短到极点的白色小可爱,因为是平躺着的缘故,两团不大的嫩乳微微地向四周扩散,显得越发的娇巧,但中心地带却很明显地凸起两颗小点来,再往下则是露在外面的一粒小巧可爱的肚脐,雪白平坦地小腹呈完美的弧线向下延伸着。  一对修长而又充满了肉感的玉一腿极为撩人的向两边张开着,将少女的三角地带完全地逞现在他面前,虽然还穿着一件贴身的白色平角小裤裤,但这件薄薄的小布条却将婧婧神秘花园的隆起凸凹之处完全的勾勒出来……  彭磊看得目瞪口呆,虽然他曾在机缘巧合下把张婧给偷吃了,却不曾这般近距离地仔细欣赏过小萝莉美妙的身材,小丫头这青春娇嫩的胴一体实在是太诱一人了,一下子就就他有了很强烈的反应,再加上她那娇俏迷人的脸蛋和那与生俱来的媚劲,只怕过不了两年她的风头就要盖过她姐姐了。  一想到这两朵如此俏丽的姐妹花都让自己给采了,彭磊的成就感油然而生,弯下腰来帮她把被子盖好,大手顺便在她稚嫩的酥一乳上轻捏了一把,刚要把她叫醒,却友现婧婧的小脸象是被油浸过一般,慢慢地染上一层薄薄的胭脂色,彭磊立刻明白这小丫头是在装睡呢!  “起来吧,要不然我可就打屁屁了哦!”  婧婧迅速地睁开了眼睛,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姐夫好坏哟,一大早就来占人家便宜。姐夫,看你刚才流口水的样子,我的身材不错吧?”  “这还能叫不错,简直就是魔鬼身材。”  婧婧接着再问: “那我和姐姐,哪个更漂亮呢?”  “当然是 你了,你可是青春无敌美少女,你姐姐哪能和你比呀。”  彭磊可没这么傻,哪个女人都不会愿意男人当着自已的面千赞美另一个女人,虽然婧婧还不能完全算是一个女人,但却已具备了所有女人的特性,“行了,快些起来吧!”  婧婧被彭磊夸得笑开了花,开心地掀开了被子,张开嫩藕似的双臂,嘟起了粉红的小嘴示意彭磊亲她。  彭磊还真拿她没办法,只得象征性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没想到小丫头却忽地扭过头来,在电光火石之间准确地吻上了他的唇,双脚也在同时缠上了他的腰,小手搂着他的脖子用力一勾,彭磊便情不自禁地扑倒在她温热绵软的身子上,一争丁香小舌不失时机地钻进嘴里缠住了他的舌头,两人就在床上缠绵地热吻起来……  婧婧哦哦地娇哼着,忽地将一团津液自舌尖渡到彭磊的嘴里,彭磊毫不犹豫地便吞咽了下去,婧婧娇喘呼吁地缩回了嘴,擦了擦小嘴,一脸促狭地望着他笑道:“姐夫,我的口水好吃么?”  “婧婧的口水当然好吃了。”  彭磊调笑着,大手在她胸前的柔软上一阵抓捏着, “这里更好吃呢!”  张婧探手到他两腿间握住了他的坚硬,嘻嘻一笑: “那,象不象你那个酸奶的味道呢?”  彭磊猛地反应过来,顿时一阵反胃,呕心地直吐想,丫的,这小妖精还记仇呀!  “活该,谁让你昨天那样害人家……”  婧婧奸计得逞,咯咯地笑个不停,复又把双腿松开,抓着姐夫的头向下按去,“姐夫,昨天人家都用嘴亲你的小弟弟了,你今天也要亲一下人家的那里才行。”  彭磊还没反过胃来,闻言更是吓了一跳: “婧婧你疯了,这可是在别人家里。”  “我不管,人家这里痒死了,我也要你亲回来才行,要不然我就去告诉姐姐。”  小张婧粉面含春,雪白嫩腿大大的张开着,酥一胸一阵乱颤,显然已经动情了。  彭磊脑子一热,忽听门外一声轻响,回头一看,便见一个纤影飞快地闪开了。 第210章  彭磊正被小张婧逗得心瘁难耐之际,忽见门口人影一闪,紧接着隔壁的门响了下,似乎是表姐进了隔壁的房间。彭磊立时惊醒过来,他进屋时忘了把门关上,毕竟婧婧还小,又是自己的小姨妹,这要是让表姐看到了可就不好了。  他急忙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道: “快些起来了,说不定过一会你姐就要来了,要是让她看见了,非剥了我的皮不可。”  却忍不住在婧婧滑腻的小肚皮摸了两把,婧婧嘻嘻一笑,抓着姐夫的手沿着圆润的小腹往上移去,直接钻进了她的胸衣,放在了左边的小肉包子上,柔软中带着坚一挺,入手一片滑腻,顶端的的樱桃也微微地涨立起来。  彭磊心神一荡,用力地捏了两把,这才恋恋不舍地缩回了手: “赶紧穿衣起床,我在外面等你。”  这小妖精实是太媚人了,再呆在旁边只怕自己会不管不顾地把她上了的。  出了婧婧的房间,彭磊信步走到表姐屋里,却见表姐正穹着腰看着床上睡着的小宝宝。彭磊叫了声:“表姐。”  秀兰快速地抬起头来朝他比造了个小声的手势,可惜已经晚了,小宝宝被彭磊惊醒过来,张开小嘴哇地哭了起来,秀兰急忙抱起女儿哄了起来。  彭磊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表姐,对不起,把侄女给吵醒了。”  “你呀,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是那么毛孚毛脚。”  秀兰亲呢地嗔,隆着努了努嘴, “去,帮我拿尿布来。”  “哦!”  看着表姐的表情,彭磊忽然觉得,就在这一瞬间,他和表姐的关系象是又回到了十多年前亲密状态了,急忙屁颠颠地跑去拿来尿布递给表姐,俩人配合默契地帮宝宝换好了尿布,这期间两人的手不时的碰在一起,表姐立刻飞快地缩了回去,彭磊脑子一热,冲动地握住了表姐的手“姐夫,你在哪呢?”  旁屋的婧婧却在这时侯很不识趣地穿好衣服出来,很快使出现在门口,把脑袋探了进来。“姐夫在这里呀,我还以为你先回去了。咦,小宝宝醒了呀。”  秀兰脸一红,急忙缩回了手,有些嗔怪地看了彭磊一眼。彭磊懊恼不已,冲婧婧一摆手:“去,赶紧回去洗脸吃早饭去。”  婧婧有些疑惑地问道: “那你呢?”  彭磊不耐烦道: “我帮表姐在这带一带小侄女。”  “不行,那我也要 ”“去。”  婧婧刚走进屋,便被彭磊毫不客气地把她轰出门去。  秀兰微微一笑: “小磊,看不出你这个小姨妹还挺粘你的呀!  彭磊有些得意道: “哪里,这小丫头顽皮得很。”  “是吗?小磊,你还真是有福气,不但找了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就连你这个小姨妹也对你那么热乎,听说小姨妹是姐夫的一半,你俩只怕是……”  秀兰仍旧在笑着,可话语中竟不觉带着丝丝地醋意, “你遮小子,还挺有艳福的。”  “表姐,你可别乱说,哪里的事呀?”  彭磊脸一红,看来刚才和婧婧在房里的那些勾当,多半都被表姐给看去了。  “哇哇”地啼哭声,俩人这才反应过来,竟把身边的小宝宝的给忘了。  表姐忙把女儿抱在怀里,轻声道: “国囡饿了,我得喂她奶了。”  秀兰说罢,伸手就去撩自己的衣襟,刚仲到一半又停住了,抬起头来望着彭磊,脸上象是抹了一层淡淡的胭脂。  彭磊咽了咽口水: “那要不我先出去了。”  可他嘴里说着,却仍旧坐在床边一动不动,双目闪闪地盯在表姐高一耸的胸前。  秀兰的脸微微有些发红,故做镇静道: “不用了,反正咱都是有娃的婆娘了,也不比得姑娘家那么珍贵了,你想看就看呗!”  她慢慢地解开了衬衣最上端的两颗钮子,因为要哺乳的原因,秀兰并没有穿胸一罩,领子一敞开,立刻就漏出一大片雪白的肌一肤和两团隆起的轮廓,在彭磊目瞪口呆地注视下,她坦然的探手进去掏出了左边那只鼓涨涨的奶一子来,顶端的乳粒饱一满挺涨,颜色略略有些暗红……  彭磊还想再凑近看时,秀兰早巳飞快地塞进了宝宝的小嘴中,小宝宝立刻止住了哭声,咪着眼睛开心地吮一吸起来,小手还在周围故乱的抓捏着。  而秀兰的脸也越发的红了,她还是第一次被青年男子这样盯着自己奶孩子,星然是自己的表弟,可仍旧让秀兰娇羞不已,轻声嗔道:“没看过女人奶孩子吗?”  “没有。”  彭磊仍旧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里。  “好看吗?”  “嗯!”  “那以后等你老婆生了娃时,你想怎么看都行。姐都已经老了,还有什么好看的,哪比得上你女朋友的,那才叫好看呢,”  “可我就想看表姐的。”  彭磊傻傻地冒出了一句。“姐,你的奶一子真好看。”  “嘿,你以前偷看的还少吗?”  彭磊一惊,红着脸道: “姐,你怎么知道的?”  “你呀,还跟小时候一样,十足的一头小色狼。”  秀兰故意板着脸在他脑门上一指,眼角却是掩不住的春意, “你真以为你干的那些坏事姐不知道,好几次在河里洗澡的时候,姐让你去放哨,结果你倒好,直接就躲在一边偷看起来。”  彭磊厚着脸皮道: “不是还没看到就被你发现了吗?”  “还不好意思承认是吧?”  秀兰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那姐的那争内裤呢?是不是被你给偷去那个……了,后来姐还是在你的床铺下面找到了,上面还沾了好多你的那些脏东西。你这小家伙,真是坏透了。”  “姐,你都知道啊!我还以为……”  彭磊摸了摸头皮,朝表姐做了个鬼脸。  看着英俊的表弟此刻露出了孩子般的模样,秀兰的芳心一阵猛跳,忽然大着胆子道:“小磊,你要是想看,姐今天就让你看个够吧!”  莠兰轻轻的把衬衫往两边分了分,把另一只鼓涨的奶一子也托出来,完全的暴露在彭磊面前……  彭磊心跳不已,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青涩萌动的少年时代,一抬头,正遇到表姐那双漂亮的双眸,此刻也正水汪汪地望着他,羞涩的模样俨然十年前那个俏生生的表姐,彭磊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欲一望,想要把秀兰姐按倒在床上,痛快淋漓地和她欢一爱一场。  他忍不住徐徐伸出手来按在了上面,象是在抚摸一样稀世珍宝一般,轻轻的抚摸着……许久,彭磊颤声道:“姐,我也想吃一口。”  秀兰身子一颤,双颊一阵滚烫: “你 这坏家伙,这可是给囡囡吃的,你想吃,回去吃你女朋友的去。”  “不,我就想吃你的,姐,我还没吃早饭呢,肚子饿得咕咕直叫,你就让我吃一口吧?”  “活该!你这坏家伙,我就知道你对姐没安好o。你要早说,姐就……”  秀兰忽地闭上了双眼,身子软绵绵地靠在他身上,“还愣着干嘛只许吃一口,知道吗?”  “真的?”  彭磊立马醒悟过来,喜得他快飘起来,自昨晚见到表姐的那一刻,这个邪恶的念头就在他的脑子生了根,如影随形,挥之不散,没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  彭磊慢慢地低下头来,望着秀兰姐那鲜艳艳滴的小樱桃,刚要张口咬了上去,忽听门外一阵脚步声响起,门哗地被人推开了,秀兰的母亲快岁地走了进来。  “秀兰,你在屋里吗?”  猛地看到坐在床边的彭磊正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姿势趴在女儿怀里,而女儿胸前一片光赤,两只雪白的肉团明亮亮地晃动着。  彭磊飞快地抬起头来,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了: “姨妈,我……我和秀兰姐在喂奶呢!”  秀兰的母亲必竟是过来人了,只愣了一会,轻飘飘地责备了一句:“你这傻小子,你表姐在喂奶,你也在喂奶呀!”  “哦,那我先回去了。”  彭磊如蒙大赦,站起来如飞一般地溜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