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观音系列2部


廖观音系列 作者:石砚 字数:1.6万 廖观音系列——傻儿(全) 廖观音系列——女人们(全) 廖观音系列——傻儿 (一) 傻儿自己认为是今天全成都最幸运的人,因为他抢到了那个新搭起来的高台 前面最正的位置。 离行刑的时间还早得很,成都的主要街道上就已经人山人海,这法场周围更 是挤得水泄不通。 那台子约么有两丈见方,高度正好到成年男人的脖子,一看这种高度,就知 道今天的犯人是不准收尸的。因为一般情况下那台子都尽可能高,为的是让后面 的人能够看清楚行刑过程,但是那样高的台子,人一躺倒,下面的人就看不见尸 首,所以暴尸示众的台子就要搭得低一些。 傻儿不傻,而且十分聪明,只是因为生下来太漂亮,算命的说怕上天嫉妒而 招来祸患,所以故意起这么一个名字好添一点缺陷。 看热闹的人太多,后面的人群把他挤在台前,他两手扒着台边,屁股用力向 后顶着,一动也动不了。他身边是两个秀才打扮的年青人,象是十分相熟,一边 象傻儿一样扒在台边苦撑着,一边还在不停谈论:「王兄,这廖观音我不曾见过, 听说有十二分的人才,不知是也不是?」 「这是自然,家姐就住在坝子上,前些时红灯教设坛的时候,家姐丈就在坛 外看热闹,这女人果然生得十分美貌,不然怎么会叫个观音。」 「却不知今天怎么个杀法?」 「你没听说吗?府台大人给她定的罪名是造反谋逆,应该是个活剐。」 「若真个来个活剐,那便甚妙,这等胆大枉为的女子,就该割得一身鲜血淋 漓,好让那些胆敢造反的人看个榜样。」 「我也愿意来个活剐,倒不是想看她流血,只是想看看她的肉身。」 周围的人听见,也纷纷加入进来交谈,大家都十分同意王兄的观点。 看杀廖观音是成都人的一件大事,不仅因为杀女犯是很难得一见的事情,也 不仅仅因为这个廖观音是个十分美貌年轻的女人,最主要的是她曾经带着红灯照 杀进成都,差一点儿就把府衙给端了。官府给她定的罪名是造反谋逆,按大清的 律法,造反谋逆应该是活剐。 按照活剐的程序,女犯人要事先剥得精赤条条,一丝不挂,反剪了双手,骑 着一架木驴,然后用破锣破鼓开道,游遍城里的大街小巷示众,然后绑在法场那 高台的木桩子上,先割了两只奶子,再在两肩两腿上一小块一小块地割肉,接着 剜了下身儿,直割到九十九刀,再当胸一刀刺死。 大家都希望能来这样一个活剐,倒不是因为他们喜欢看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被 割得鲜血淋漓地哀声嚎叫,主要是为能看到一个生得十分体面的年轻少女,给人 脱得精赤条条,一丝不挂地游街,更希望看到一个十分体面的少女的生殖器,当 着全城人的面被木驴上的木橛子抽插。 傻儿不说话,但同样也希望来这样一个活剐,他都十七岁了,如果是富人家 的孩子,按说早该成家了。自从身体开始发育以来,他就开始对女孩子们的身体 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好奇心,向往着能亲眼看一看她们那些神秘的地方。 不过,傻儿看着那台子的高度,觉着不象是要活剐的样子,因为活剐的犯人 行刑完了以后早成了一堆碎肉,谁还有兴趣去欣赏呀。他心里虽有这种疑问,却 没敢说出来,因为看着旁边那些年纪比他大得多的叔叔伯伯们那么肯定的议论,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想是准确的。其实他们都不知道,光绪爷早几年就传昭废止 了凌迟刑,现在不管犯多大的罪过,都只有斩首一种死刑了。 等待是一种让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傻儿不时抬头看着半斜的太阳,希望它能 早一点儿升到天顶上,那时候,廖观音就可以押来行刑了。 远处传来一阵有气无力的破锣破鼓声,人群马上变得兴奋起来,他们知道, 这是为女犯游街的队伍开道的锣鼓响,听见这声音,就意味着很快就能看见廖观 音了。 傻儿心里扑扑通通的乱跳,尽力猜想着那廖观音肉身子的模样,胸脯是不是 也象别的女人那样挺挺的?衣裳里面是个什么样子?两腿中间有什么东西?这都 是他急于知道的。他象周围那些人一样,心里不停抱怨着那队伍走得太慢,恨不 得马上就能把心里的一切迷团都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