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刑


过了一个季节,在无数次的逼供和严刑拷打后,紫苏接到了她的最后一份死刑判决。判决书上这样写道:女盗首紫苏,罪恶累累,借酒廊以藏身并行淫欲之事。伙同男匪大虎和女匪仟秀,春纹,思微,林祺等多次枪劫杀人,又卖奸求淫,并以淫戏之名残杀客人,毁尸灭迹,根据刑律之二零二和二零肆之条款,判决紫苏死刑,着日执行。 过了三天,紫苏就接到了第二天处决她的通知。第二天五点钟,紫苏就被叫醒,她吃完了最后一次早点。一个女人给她梳好了头发,头发依然向后梳,在脑后作好发髻,女人给她作了一个脸部滋养按摩,给她画了淡妆,耳坠上戴上了玉坠。最后,给紫苏穿上了银灰色的旗袍和五寸高的高跟鞋。 监号的人来说要赶快绑起来,紫苏问这次一共处决多少人,女人答有十五个,全是女人。紫苏又问仟秀,春纹,思微,林祺的情况,女人答你呆会会见到她们,这会正在给她们上绑绳,她们会跟你一起被处决,紫苏听后鄂然。 女人给紫苏上绑了,女人的上绑术是很娴熟的,绑的部位很是精妙,女人说,穿旗袍绑你还是。很漂亮啦。绑好了的紫苏被监号的带到了候命厅,她发现厅里已有十四个女犯跪着,她看到了仟秀,春纹,思微,林祺,她们不仅手被反绑在背后,而且背后插着处决牌。紫苏被带到一个环行台上,她跪下,被照了一张像,然后被问了名字,然后被问还有什么话需说,紫苏说:「我想被强奸了再处死」。 紫苏的口腔里被堵了刑枷,背后也被插上了处决牌。紫苏和她们被绑到了示众车上,示众车开出监牢,监牢出口是一条林荫道,再向右拐是514标道,沿514 走五里路就是城市了,示众车走了十五分钟就到了城市的道路上,听说大名鼎鼎的绝色女侠盗紫苏一伙今天游街示众,道路边早已挤满了很多的人,这些人的眼睛睁得象铜铃一样大。道路上是浸淫了的寂静,紫苏感到这寂静象剥光了她的衣服,被众人在奸淫。 示众车来到了判决会场,紫苏和她们跪在台上,台上在宣示她们的罪状和判决。台下的人看着这批美艳动人,五花大绑,跪在台上的名女人,看得如痴如醉,随后她们被送入囚车开往刑场。囚车开了很长的山路,开进了一个高大的院墙里,院墙里有高大的房子,紫苏被蒙上眼睛带进了房子。 紫苏感到自己被带到了电梯里,出了电梯,紫苏听到有人说一号犯紫苏去第十五号刑室。她又感到自己走了很长的过道,被带到一个房间里。她被人按着跪下,然后被取掉了她的蒙眼布,她可以看见房子里的情况。房间不大,上面装着一盏碘钨灯,碘钨灯象刚点燃,看上去迷迷糊糊,房子另外还有三个人,两个女的穿着裙式制服,另一个是穿着便装的男的。 紫苏发现自己正跪在房子的中间,两个武装的女警站在她的身后,手里提拉着她的绑绳,她那反绑的双手被提拉的更向上,反绑的双手间插着处决牌。男的走向紫苏,在她一米远的地方停下,他对紫苏说:「由我们三人对你执行死刑,你不要害怕,我们不会让你感到痛苦。」他边说边蹲在地下,他用手抚摸她的胸部并顺着绑绳的走向轻轻梳理,绑绳是顺着紫苏的肩膀绕向她的掖沟,他手指轻轻地在她的胸部轻弹。他对紫苏说:「你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想被奸淫后处决吗?」紫苏的口腔里被上了刑枷,她不能说话,她看着这个男人点了点头。 女警把紫苏背后的处决牌摘下来了,把她的皮鞋脱掉了,紫苏感到自己轻松了许多。男人把她的口枷也取掉了,紫苏看着男人想说话,但口里很涩没有说出来。男人让紫苏喝了一杯水,她看着男人。她想要男人抚摸她的胸部,她却没有说出来,她依然跪在男人的对面。她对男人说她想知道怎样处死她。 男人告诉她一个过程,首先把她衣服剥光,依然绳绑手反缚,喝一小杯紫草水,捆绑双乳根部,从乳头注射发情水,乳胀,用钛白刀剖双乳割一分皮厚成荷花状,在新鲜乳肉上抹香精水,然后跪悬凳,被奸淫致血旺乳松,重合乳房,乳头系绳,再被奸淫致乳胀,乳崩立死。紫苏听后楞楞,她对男人说真要这样处死我吗?男人看着她点头,紫苏想知道这个过程是否痛苦,但她想了想又不再问了,她对这个被虐杀的过程有一种渴望的感觉,她想男人也这样渴望吗?她闭上眼睛沉思,她说那我们开始吧! 紫苏从跪着的地上站了起来,她看清了站在她身后的两个女警,女警穿着夏式裙装警服,短发,带同样的环形耳环,穿厚底警用皮鞋,着淡妆英武中有一丝妩媚。她们带紫苏到房间的一角里,女警卸去了她的绑绳,紫苏想活动一下手臂,但她把手臂从背后垂下来就感到疼痛和麻木更不能活动。紫苏的旗袍被女警剥去扔进了火桶烧掉,她的文胸和内裤也被女警从身上剪掉,现在紫苏一丝不挂,只有她耳廓上的玉坠,女警把紫苏放在床台上,给她的双手和腰沟松筋活骨,十分钟后紫苏感到双手已能活动自如。紫苏身上有绳痕的地方用了去皱油,那绳痕已完全消失。一个女警拿着枪对准了紫苏,防她反抗。但紫苏早知道没有机会,已放弃了反抗的想法,俯首就死,只想死前再享一次欢乐。 紫苏被女警带到碘钨灯下,她赤身裸体地跪在地上,被女警上着绑绳。紫苏问绑绳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女警告诉她绑绳是用真丝和高麻混纺而成,然后透浸橄榄油,用椒树熏干,这样绑绳柔绵而润滑,捆入肌肤让人感到麻润入骨。紫苏看女警给自己上着绑绳,她说你们给我上兰花绑吧?她又说长绑在胸,短绑在臂,死绑在骨腕。女警回说她们在她的罪案陈述看到过的。女警又问紫苏你那次绑的女子绑死了吗?紫苏说没有的,她这次一起被处决。女警说她们肯定已被处决完了,她们被枪决的过程,等会可以看录像。紫苏噢了一声,然后沉默下来。 紫苏感到女警在索扣她的骨腕并作最后一次提拉,然后迅速地在她的背窝处结绳。现在,裸女紫苏已被反缚双手,两个女警給她上了很残酷的兰花绑,但绑是很精致的,她倒没有感到太大的痛苦,而且她身上绑绳所过之处让她感到有麻爽有如蚁爬的感觉,这感觉令她渐渐春情意动。 女警给紫苏喝了紫草水,用竹夹夹着她的个乳头,竹夹上系着一个锥坠,女警用一根细的丝麻混纺绑绳给紫苏捆绑双乳,紫苏的双乳接触了那麻爽的绑绳并被它挤拥,她的双乳变得浑圆挺拔,她想要呻呤。一女警在说她好象很快感的,另一女警说她反正是要被处死的。 紫苏说:「你们下面给我作什么?」女警说给你注射。紫苏噢了一声,她终于呻呤了出来。紫苏被完成了注射,她的双乳更加肿胀。男人在用钛白刀剖紫苏的乳房,他在她的每一个乳房上横一刀竖一刀左斜一刀右斜一刀,连皮带乳头剖一分皮厚。紫苏说:「你在剖我的乳房吗?」男人说:「我是在剖你的乳房,你疼吗?」紫苏说:「疼,但你剖的真好。」男人每剖一刀,紫苏都痛苦地呻呤一下。剖毕,男人在紫苏剖开的新鲜乳肉上抹上香精水,紫苏痛得浑身乱抖,呻呤声大了一点。 男人令女警把紫苏架到悬凳上,双腿分开跪着,然后把她的脚捆在悬凳上,悬凳的上方有一吊板,板下有钓钩,女警把反绑紫苏双手的绳扣扣在钓钩上,紫苏在轻轻地呻呤。女警给男人除去了便服,给他充盈的阴颈上抹上催情油,然后女警对紫苏陈述最后一次例行告示:「紫苏,现在对你进行处决奸淫,无论你快娱和痛苦,此一过程都不可逆转,直到你生命结束为止。」 紫苏的呻呤声更大了一些,她说:「你快一点吧!」男人站在紫苏的身后,他勃起的阴茎顶向紫苏的阴道,充满温热汁液的洞穴马上把男人的阴颈包住。紫苏大声地呻呤了一下,她的上身在绳钩上抖动,那荷花的乳瓣也抖动起来。男人就这样在紫苏的呻呤里或紧或慢地抽插着,紫苏也由或紧或慢的呻呤,并猛烈地在绳钩上摇动上身。她叫男人插得再深些,男人就插得更深了。有十几分钟后,紫苏的脸上泛起一片红晕,她乳房剖开的新鲜乳肉上也变红了乳瓣垂了下来。男人叫女警再给紫苏的乳肉上抹上香精水,把剖开的乳瓣收拢乳头用细绳捆紧。 女警打开了视像设备,开始放枪决另十四个女犯的录像,男人说:「你看啊!」紫苏说:「我在看喃!」第一个被枪决的正是仟秀,仟秀被拖进刑场的时候已被剥光了衣服捆起来。仟秀是个女神枪手,但现在却被捆得丝毫不能动弹,只能跪着等处决。一个行型的女警拿着一支514 型榴弹枪站在仟秀的身后。男人看到仟秀的时候,他的阴茎勃大了一圈,仟秀很漂亮啊!男人拼命地奸淫着紫苏,这奸淫使紫苏张大了嘴,她的眼睛盯着屏幕,她看到另一个行刑的男人割掉了仟秀的两个美丽的乳房,美丽的仟秀痛得乱抖。紫苏告诉了男人,男人啊了一声,更拼命地奸淫她。紫苏呻呤起来,她看到行刑的女人端起榴弹枪对着仟秀的后颈开了一枪,男人也看到这里,他拼命地把他的阳物顶向紫苏洞穴的深处,紫苏啊了一声,这一声和枪声同时响起,美貌女神枪手仟秀面朝前扑倒在地,她已被枪决了。 紫苏嘺揣吁吁,男人更起劲地奸淫她,因为男人看到电视里紫苏穿着旗袍正在被一个女人捆绑,那残秀的模样让男人感到性欲冗奋。第二个处决的是英气勃勃的春纹,春纹是个十分壮健的女力士,若不是那天着了道儿,被牛筋绳死死捆住,谁也别想把她生擒活捉。她在宣判死刑后特别不老实,猛烈挣扎,还踢倒了一个警察。因此赤身裸体的春纹不仅五花大绑,还被三重铁链紧捆。两个强壮的女警从背后抓着春纹的绑绳,踏住她的腿弯,使劲把她抵按在地上,另一个男人就割去了她的乳房,她痛得向上一挺,背后的女警就向春纹的颈后开枪,电视上那裸绑的春纹从女警的手中一下扑在地上。但她生命力很强,结实修长的双腿还在地上乱蹬,作垂死前的挣扎。紫苏发现男人的奸淫此时更冲动,用力更猛,她已不能思索处死的春纹和她被绑着在地上挣扎的意义,就象自己双手被绑在钓钩上跪悬凳被男人奸淫得神思恍忽,她没有被虐杀的痛苦只有被淫死的快感。 她听到男人说:「又一个,你看吧。」紫苏看到这是思微,思微是刚开苞不久的秀丽女子,是她们一伙中的小妹妹。但她从小习武,武功可不含糊,只要一把匕首在手,十来个军警也休想近身。捆她是用极好的绣花丝带,她绑得象一个粽子,乳房也被绑着。她被割乳后从背后打了一枪倒地,男人的奸淫也象处决的过程一样,在思微被割乳后等挨枪的一瞬达到一个高潮,每处决一个女囚,男人便有一个高潮,而紫苏更淫欲地呻呤和颤抖。呻呤和颤抖过后,又等着下一个女囚的处决,下一个处决让紫苏和男人更胀满了淫欲,一个又一个的处决让紫苏和男人欲醉欲仙,欲罢不能。 最后一个被处决的林祺,她长得十分秀美,谁也看不出这个绝色女子的博击功夫天下无双,但现在她结实的双臂被紧捆在背后,再也没有用武之地。她曾杀过几个军警,因此她的处决特别残酷。她的一对美丽的乳房被铁环洞穿,然后是一束丝绳穿过吊在刑架上。她全身重量都挂在她娇嫩的乳房上,痛得她浑身冷汗。紫苏看到这里她的脸红透了,她的双乳也红透了,胀满了那被剖开乳缝里淫红的血浸出来,她的上身在男人的奸淫中颤动摇晃。她对男人说:「你看过我被游街示众了吗?」男人说:「我看过哩,你绑起来真漂亮。」紫苏看到林祺依然吊着,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背后,她的双脚也被紧紧绑着扭向她的脊背,和她的手腕绑在一起,她的口里上着刑枷不能说话。紫苏说他们对林祺真残酷,男人在她身后说:「嗯,我也对你这样。」紫苏说:「我这样被绑被跪,这样吊着被你强奸你不时爽死了吗?」男人说:「你也爽死了。」男人说完拼命地整着紫苏,紫苏淫情迷漫,他们又听到一声枪响,他们知道林祺完了,十四个女人都死完了,现在只剩下紫苏了。 她的乳更肿大了,电视上正放着她被游街示众,她被那样优美的绑着,那插着的处死牌好象她优美的头饰,为她唱一首最凄美绝伦的挽歌;那缠绕她臂膀令她窒息的绳索象是情人的信物,为闹市里捆一个最鲜活的礼物;那缚着她身体的旗袍象她久远的回忆,包裹着一个最至深的爱。 紫苏想着被赤身绑着的身体接受这个男人,在这个刑室里接受他的处决。她说:「你快啊!」男人的手慢慢地抚摸她的乳房,那一个个被他割开的花辫,花辫间已融满了她的心血。男人在紫苏的身后轻轻地舔她,他的声音象在幽幽地说我要吃了你。男人在紫苏的身后一阵暴风骤雨,紫苏叫道:「你来吧!来吧!」 她看到电视上她正赤身裸体的跪着被男人奸污,那就是她现在的样子吗?她看到她脸色红晕的,她捆着的臂膀正重叠着哪个男人,那男人正用他的手抚摸她的胸部,她胸部的双乳在绳索下努力地挺拔出来浑圆鼓胀,紫苏想她的乳已被剖过了,她的脚被绑着,她的手被捆着,她正在被这个男人处死。男人在她的身后更凶猛地淫击她。紫苏看着电视里的自己在悬凳上飘动起来,她知道自己最后的时刻快来了。 她挣大眼睛看着电视里的自己,电视里的自己正在被快意地虐杀,男人又一阵遏斯底里的奸击,她感到他的双手握紧了她的双乳。男人最后的最彻底的奸击喷出了他精液的龙水,那龙水冲着紫苏冲遍了她的全身。紫苏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娱的一声惨叫,那龙水冲破了紫苏的双乳,喷射出血红一样的液体。紫苏想在最后的一瞬睁开眼睛看她的样子,但她看不到任何东西,武功盖世,美艳惊人的一代名女盗紫苏已被性kuxing处死。 男人拔出了他的阳器,他测了一下紫苏的脉数为零,瞳孔张缩度为零点一八,他对女警说女匪首紫苏执行性虐刑处死,淫极血冲崩死,死刑完毕。他在女警给他的死刑书上记上数字,签上了他的名字,他坐在躺椅上,女警给他用温热的毛巾擦试他的阳物,他抽着一支烟,看着还吊着的紫苏。紫苏依然被裸身绑吊在绳索上,跪悬凳,脚被捆,双手手腕被捆于背脊处,在手腕捆绑处被吊,裸身肤白无鞭打之痕迹,头垂与胸前,梳发髻于脑后,双耳着玉坠,颈白无勒痕,乳捆绑乳包已破,乳房皮肤被剖外翻,乳肉充血,脸庞苍白但无划痕,属速死状。(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