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厕所


主人公孙可雅在念大一,整天就是跟着一堆男男女女同学到处混,到处玩,文卿,是别班女生的带头女,当时的孙可雅在同龄的女生之中,已经算性经验很丰富了,算是班花,很吃香的,每天都有一大堆男生围绕在孙可雅身边,引的文卿很不爽,一见到孙可雅总会说“小母狗,这麽爱给人干啊!给我小心一点,当心我哪天把你绑在厕所,让全校男生都轮流来干死你┅┅操┅┅”  正巧那天文卿姐姐看到文卿正在不爽“好啦!!明天我去找人修理孙可雅┅┅」”转天,孙可雅正在厕所小便,刚要起来看见文卿和几个小太妹站在她面前。  “你们要干什么?……”还没等孙可雅喊一个嘴巴打在孙可雅脸上,接着被几个人轻松制服,接着用绳子紧缚,“这么快就搞定了,操,我白找了几个哥哥了来伺候这臭婊子了”说着文卿姐姐和几个男的进来了,厕所门被反锁……孙可雅发狂地在那些强壮的陌生人手中挣扎,但他们已撕裂孙可雅的衣服,文卿姐姐残忍地拨开孙可雅丰满的臀肉,把正吃的冰棍慢慢进入孙可雅肛门!孙可雅的身体无助地面对这污秽的污辱,孙可雅只能做的只有啜泣,身体在有如潮水般交替的苦恼和耻辱中撕裂。孙可雅由于被紧缚无法阻止冰棍缓缓深深地侵入。用尽气力一推,冰棍完全地在孙可雅的直肠内了。平滑,粉红色肉环的处女肛门被扩张到了极限,上面原本清楚的肉褶也消失了,冰棍漫漫融化,孙可雅放松身体,祈求她们尽早结束;不会想出更变态的玩意来姐姐,我想看黄片,文卿淫笑到,几个流氓随即脱下裤子……将近半小时令人心悸的冲刺後,他们把阴茎深深的埋入,然後在孙可雅的处女臀部射出,精液从他们跳动肿大的龟头迸出,深深地喷射到直肠里。孙可雅的直肠泊泊地流出灌入热池般的白液。突然,更多的热液匆促地涌入孙可雅的内部。其中一个竟然在小便!在孙可雅的臀部内射尿!这增添的耻辱使得孙可雅的思绪盘旋,视线变得模糊起来,孙可雅的小腹在迸出的尿液下鼓胀着。房间在瞬间旋转起来,紧接下来的,是一片无边的黑暗。  几分钟後当孙可雅醒来时,孙可雅发觉他们已经把那令人作呕阳具放进孙可雅的嘴里。孙可雅立刻试着把它吐出,但孙可雅的抵抗只有引起他们的兴奋。正当孙可雅挣扎着,孙可雅感觉他的肉条开始坚硬起来,巨大紫色的龟头插入孙可雅的喉管。孙可雅极尽伸展的红唇牢牢地被按至他的鼠蹊,当他的阳物渐渐伸延充血,很明显地他不想向後拉退,却就这麽让它箝着孙可雅的口。这使到孙可雅咽喉肌肉的反射动作象是在挤压着他的硕大的阴茎,而孙可雅的身体在极度痛苦下抽搐颤动着。虽然他的鸡巴没有进进出出的变化,他还是在孙可雅紧凑的喉头射出岩浆。直到孙可雅一滴不剩地吞下他灼热精液,他才後退让孙可雅自由地呼吸。  “我想我们的‘弟弟’需要休息一番。让我用拳头来在你的肛道里!”紧接他牢牢抓住的拳头按向孙可雅臀部之间开始用力往下压迫。堵住嘴的布条由于太过激烈挣脱开了“不!等等!你不能这样!我的肛门不能容下你的拳头!你会杀了我!快要刺痛我了!!”孙可雅尖叫哭泣着,孙可雅痛楚,红肿的括约肌被退到体内去。“放低你的声音,不然我重新箝住你的口,臭婊子。这当然刺痛,这才是我所要的。它还有得你受呢呢!对你来说可真是他妈的不幸啦!”  即使他以全身的力量向下压着,孙可雅紧闭的肛门只是小部分,一次一寸地慢慢向他牢握的拳头屈从。但孙可雅的苦痛在这淫堕和虐待性的入侵似乎每毫米都增加两倍,直到他的所有指节非人地延展孙可雅的肛门环口。出其不意地,他的手臂向直肠内移入了半尺,肛门口紧紧地套着他多毛的前臂,令她们都吃了一惊。孙可雅恐惧悸动地喘气着。向後拱弯着身体昂高头部,已是脆弱不堪、濒临崩溃的边缘。然後孙可雅软瘫下来,落在神志昏迷的状况,他开始打桩似地以拳头破坏似地在括约肌快速地进进出出,深深地开拓孙可雅的直肠。在经过几分钟後淫秽的虐待後,他猛然把手臂从孙可雅体内向外一拉,淫虐地看着那棕色扩张的穴儿慢慢地闭合上……昏迷中,孙可雅被他们轮奸了,精液在她下体,脸上,头发上,可以说是浑身都是……由于时间过长,文卿姐姐要大便,那些男的也要方便了,就一间厕所太不方便了,这时文卿突然说“我有个好注意,我们都用一个厕所……”说着看看昏迷的孙可雅,顿时他们明白了……哗……一个男的的尿把孙可雅浇醒,接着另一个男的捭开孙可雅里面以满是精液的嘴尿了进去。  “你把我姐的大便都吃了,今天的事就完了”文卿笑着说“他妈的不得好死”孙可雅骂到,“好吧,那我们就开始了。不过你过後可能会後悔的,今天的事让你以後再也不想做女人!”文卿得意地笑道。  文卿拿来一个前面带有金属头的塑胶棍,粗细大约相当假阳具,塑胶棍的後面拖着两根电线,末端还有两根细细的皮带。文卿举起塑胶棍,“噗哧”一声,猛地刺入了孙可雅的阴道。“呀!”孙可雅情不自禁地叫出声来。孙可雅的阴道还是乾乾地紧闭着,没有作好任何准备,塑胶棍粗暴的刺入使孙可雅的下体感到一阵剧痛。比肉体上的痛苦更难以承受的是难以言状的羞辱感和恐惧感,孙可雅闭上了眼睛,默默地准备承受即将到来的折磨,泪水止不住扑簌簌地往下掉。定後,打手用棍末端的细皮带分别绕过孙可雅的大腿根部系住,使它不会掉出来。文卿的手臂在胸前交叉着,用嘲弄的眼光看着孙可雅:“像你这麽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怎麽会这麽执迷不悟?真是太可惜了!你到底吃不吃”“……”回答文卿的是一阵沉默。文卿转头向一个男的下了命令:“通电!”“啊──!啊──!”随着电源被接通,孙可雅的嗓子里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原先低垂着的头猛然间抬起,已经失神的眼睛突然可怕地瞪得滚圆。被捆绑着的手脚拼命挣扎这种极为恶毒的酷刑是专门为折磨女性而设计的,女性的子宫极为敏感、娇嫩的组织直接遭受到电流的刺激,除了感受到受普通电刑时那种使浑身震颤、戮心戮肝的极度痛苦外,子宫壁在电流的作用下发生剧烈的抽搐,产生如分娩般的剧痛。实际上,由於直接电击子宫时,子宫的收缩频率远比正常分娩时来得快,产生得痛苦也大得多。  “啊──!啊──!停──!停──!我吃──我吃──!”孙可雅哭叫着。  “我姐都拉完了,你他妈晚了,想吃,行!”说着把塑胶棒塞进孙可雅的屁眼。  从孙可雅的屁眼里不停地流出粪水,这便是孙可雅的食物。孙可雅不停蠕动的肛门内壁,已经又红又肿。再对这敏感的粘膜进行电刺激,如果没有一副铁石心肠,是不敢看孙可雅那副痛痒钻心、惨嚎不停的样子的。这时,当把又粘又臭的屎尿缓缓地通过漏斗倒入这个纯情少女的口中後,那屎浆滑过孙可雅的食道,一点点填满孙可雅的肠胃。孙可雅脸上惊恐厌恶的表情让文卿无比愉快!强迫一个捆上手脚的孙可雅活活地吃屎!让一个平时很拽的孙可雅吃屎,不是为了让孙可雅肉体上更痛苦,而是让孙可雅精神上受折磨,在极端的羞辱中挣扎!男人出去了好象买什么东西,回来时文卿接过瓶子又浓又辣的辣椒油!从孙可雅被电击棒撑开的红肿性感的肛门中灌进,随着辣椒油的灌入,孙可雅小洁雪白的身体开始痛苦的抖动。孙可雅是一个十九岁的学生,肛门又嫩又敏感,而且已给电击折磨的又红又肿,虽然很好看!但给灌入辣椒油後,浓辣的油迅速渗入孙可雅的直肠内壁,馀下的油灌入孙可雅的肠子深处!文卿边残忍的笑着,边把整整一瓶辣椒油灌人孙可雅雪白屁股中间襄嵌的粉红的园环中!灌完後,用充器塞子堵住孙可雅的屁眼!站在孙可雅的面前,掺不忍睹!孙可雅若不是反捆了手脚,孙可雅是会边惨叫、边翻滚的。  此时的痛苦让孙可雅的口中发出一种非人的哭嚎!孙可雅痛苦万状的挣扎让所有男人的阴茎立刻勃起!“呜呜!……”  “今天就到这里吧……” 【全文完】蝴蝶谷-咪咪男色网:  原创文章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