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经验之SM篇]


和淫荡小狐狸认识了不到一年,不过在认识一个月後时就干上了,所以相干也半年多有了。  本来我叫她小仙女的,因为她实在满漂亮的,举止也相当优雅,对我又温柔,言听计从。可是在第一次做爱後我才发觉,她在床上却完全变了样,又骚又饥渴,每次做爱都至少要操上四五次,所以我改叫她淫荡小狐狸。  不过其实还好啦,因为只有在她到我住的地方晃的时候我们才会做爱,有时候去看MTV想跟她搞或是想跟她去开房间她都不肯。她的理由是不习惯在外面。  好吧,不习惯就不习惯吧,反正在住的地方干比较爽,也可以叫得比较大声。  和她做爱的一大享受是她满主动的,各种干穴的姿势、口交乳交啥的都会主动要求,有时候还跟我一起看A片练习。不过每次一看到肛交和SM她就转台,她说她不能接受。几次要求干她屁眼都被拒绝,甚至跟我吵起来後,只好认了,也不再提。  期末考後的周末她到我住处找我,提着一个大包包。她叫我收拾一下衣服,陪她去旅馆住一天。哇哈,今天居然主动找我去开房间?不知道她哪跟筋不对了  ……  管她呢,或许是她突然开窍了也说不定。  随便拣了几件衣服塞在背包我就和她出去了,反正住处离市区近,旅馆又不远,有缺东西再回来拿就可以了。  她好似早就考虑好了,一路蹦蹦蹦的往一家电脑宾馆走去。我反而有点迟疑,问她:「喂,你玩真的啊?」她瞪了我一眼,说道:「谁跟你玩啊?都走到这里了你还以为我在开玩笑啊?」我连忙陪笑:「没有啦,只是你以前都不肯跟我开房间的……」她打断我的话,回说:「以前不开,现在就不能开啊?我高兴怎样你管我?」  (是啊,不管啊,我哪敢管?)我在心里暗想,却没说出口,跟在她後面看她checkin然後一起上楼。  进了房间将东西放下,才把门关上,小狐狸马上黏着我吻个不停。正当我开始兴奋,肉棒越来越硬,涨到快受不了的时候,小狐狸突然把我推开。我有点着急,说道:「你……」  不料我才说一个字,小狐狸马上一个巴掌打过来,又重又狠。她面无表情的说:「干,你他妈给我乖一点。带你来开房间是给你恩典,你要是敢不听话或说些不该说的话,我马上把你的烂剪下来。」  我愣在那里,没反应过来,怎麽平时温柔的小狐狸会变成这样子?而我居然没反抗更是奇怪,大概心里也有点想看看她要玩什麽把戏吧……  「把衣服脱了。」小狐狸说,一边也开始解她身上衬衫的扣子。  我说嘛,刚刚还不都是装出来的,骨子里一样饥渴。干,等一下非操得你求饶。  把身上的衣服都脱光後,我迫不及待的去抚摸小狐狸那光滑的肌肤。  没想到她居然马上转身,左手用力的捏着我的大鸡巴,右手又是一巴掌甩过来,这次还更大力……  「干你妈的!我说的话你听不懂是不是?叫你乖乖听话,你以为我不敢剪你的烂?」她边说左手还边用力。这下我可是真的呆掉了,鸡巴那未曾有过的疼痛让我无法思考。我只好保证我一定乖乖听话,她才将手松开。  她在带来的大袋子翻啊翻,把一堆东西丢过来,简短的说了句「穿上。」  看看手上的东西,哇咧,胸罩、内衣、腰荚……,这我怎麽穿啊?  「小狐狸啊,你有没有搞错?这要我怎麽穿啊?」  「操你妈的烂!叫你穿就穿,哪来麽多废话?」小狐狸骂了出来。  好吧,认了。  胸罩、腰荚、内裤、吊袜带、丝袜、衬裙、连身洋装……我一件件的穿上。  天啊,穿这样还真是怪难受的。不过尺寸都刚好……难道她是预谋的?不会吧…  …  什麽时候小狐狸有这样的习惯,我怎麽都不知道?  小狐狸走过来看看,调整了一下我的衣服,拿了两条丝巾垫在我的罩杯中,把胸部撑出来。然後她拿了假发帮我戴好,再拿双高跟鞋给我穿。干她妈的,叁寸高跟鞋耶!!!  我才想反驳,她举脚就往我的鸡巴踢下去,面无表情说:「穿上。」只好乖  乖穿啦……  等我全身穿着好,她命令我坐在椅子上,然後又转身去翻她的包包,她也该换衣服了。  等到她穿好,操,我看得眼珠差点没掉出来!她身上只有叁样东西:白色透明的丝质衬衫、膝上廿五公分的短皮裙和一双过膝高跟长皮靴。就这样,没有别的。她那36D的奶子把衬衫撑起来,两个红色的乳头翘翘的突起,隔着衬衫特别诱人,一走动就可以从短皮裙下缘瞥见她浓密的阴毛,再加上皮靴,哇靠,又浪又骚!看得我的鸡巴在小裤裤里又不安分了……  「走,陪我出去。」她说。  「啊?可是我穿这样……你穿那样……」我迟疑着。  「干,你有意见?」她挑着眉毛说道。  「没……」我退缩了。  「没意见就乖乖跟我走。」  她拉着我出房门。房门关上的瞬间,她的表情就变了,变得好像我们是好姊妹,她挽着我的手出宾馆的门,走上大街。  那时候是冬天,她那身装扮平时就会吸引人,更别提寒冬了。可是她好像一点都不在乎,众人的目光彷佛在帮她进行爱抚,她面色红润,注意点还可以看到她大腿根部有着淫水湿润的痕迹。  而在一旁的我,穿着女装原本就不自在,这样走在街上更是让我羞得无地自容。可是我也不知道该怎麽办,只好紧紧贴着她,任由她带着我走。  她带着我走进一家  MTV。服务生不分男女全盯着我们看,看我这不搭调的穿着,看她那又骚又辣的打扮。她拉着我迳自走到柜台,开口问柜台小姐:「喂,有没有A片?帮我们找一支。」服务生的眼光还是集中在她身上,她猛一回头,「干,没看过女人是不是?去做事啦!!欠干!」  别说在旁边的我,那些服务生全被吓了一跳,乖乖的转头做自己的事。当领位的服务生带我们进包厢,在片子开始播映前的这段空档,小狐狸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条绳子,把我的手反绑在後面;将我的裙子掀起到腰部,并且将内裤拉下来露出我的鸡巴。她笑着对我说:「我们等等来看看,你这只小鸡巴会有什麽反应。」  随着片中男女躯体的交缠动作越演越烈,我的身体也跟着发烫,尤其是那根挺起的肉棒,更是肿胀欲裂。可是双手被绑在身後,连想要自己打枪抒发也没办法。而那只淫荡小狐狸却只是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偶尔伸手搓搓我的龟头,这动作不但没让我获得解脱,却更让我难受。  总算捱到片子播完,小狐狸也帮我把绳子解开了。我踩着高跟鞋正要往外走去,没想到她拉住了我,轻声笑道:「别急,等等再出去。先跟我来。」她拉着  我走向厕所……  没错,就是女生厕所!!刚进去的时候里面没有人,她推着我进了其中一间,把门锁上後,又将我的手反绑在水箱上,掀起我的裙子,拉下内裤,轻抚着我的肉棒说道:「乖宝宝,我们先在这里爽一下吧!」  她张开双腿,跨坐上来,将早已泛滥的小穴对正我的龟头套入。湿湿暖暖的感觉,让我想抱紧她抽送;无奈双手没有活动的自由,只有以呻吟发。她双手搭着我的肩膀,摆动自己的身躯,一边以微眯的眼睛望着我。突然她加快了摆动的速度,加诸在我身上的刺激更大了,我不禁想大叫来宣那时心中的兴奋;却也在同时,我听到隔壁间厕所有人进去并关上门的声音,让我不得不硬生生将声音压住。  小狐狸发现了我的古怪,凑在我耳边说:「怎啦?想叫啊?叫啊……发啊…  …  你不是最喜欢叫床的?嗯?」虽然她的动作让我兴奋,但我硬是咬紧嘴唇不叫出来。耳中听着隔壁间来来去去女人的足音和尿尿的声音,加上小狐狸在我身上抽动带来的刺激,没多久我就忍不住的射了。小狐狸将她小穴流出的淫水和精液擦拭乾净,也帮我把下身处理好,对我说:「暂时先饶了你,回去我们再慢慢地玩。」说完还对我笑笑才解开我的绳子。到这里,我整个人不知道在想什麽,已经不再想反抗,反而有点期待想知道接下来她会有什麽古怪的主意,这反而令我兴奋。  回到了宾馆的房间,她让我脱下衣服,但是仍然穿着袜带、丝袜和高跟鞋。  而小狐狸自己则将短皮裙和衬衫脱下,只留着长靴在腿上,接着从她的袋子中翻出了条黑色蕾丝内裤穿上。她微笑着看着我,勾勾手指,示意我和她一起进浴室去。虽然感到迷惑,但是既然现在她是主人,就照着做吧。待我踩着高跟鞋走进浴室,发现她正坐在马桶上尿尿,令我觉得惊讶的是,她并没有将内裤脱下,也因此,整件蕾丝内裤明显的湿了一大片。  当我还楞楞的站在那里,她已经尿完了,且正缓缓的将内裤褪下。我暗想:她是不是刚刚兴奋过头了,神智有点不大清楚?还没有得到答案,她就把我叫过去,揪着我的头发让我的脸凑近她的下体,简短的说:「舔乾净。」我还正怀疑是不是听错了而略有迟疑,她的靴尖马上踢上我的腹部;我侧过头望向她的脸,她正面无表情的瞪着我。好吧,都已经玩了,也不在乎继续玩下去。  忍着那刺鼻的尿味,我伸着舌头舔舐着她的尿道和阴道口。说实话,那味道实在很糟糕,酸酸咸咸的,而且相当呛鼻,差点让我当场反胃。不过还是在她的强压下勉强自己将上头残留的尿液都舔了乾净。待我抬起头来表示好了,她带笑的问我:「怎麽样?我的尿液好不好喝呀?」  「不好喝,味道好糟糕……」我据实回答。  「不好喝啊?怎麽会呢?一定是你不懂得欣赏人间美味的关系。」说着,她拎着刚刚那条黑色内裤晃一晃,「没关系,我就将这条美味的小内裤塞进你的嘴里,你很快就会习惯的。」  天啊,原来她刚刚故意弄湿是要玩这个啊?舔上几口那味道就让我受不了了,何况整条沾满尿液的内裤?我马上改口:「对……  对不起,我刚刚说错了,你的尿液是人间美味,相当甜美!」  「哦,是吗?那你刚刚怎麽说……」  我忙说:「刚刚紧张嘛,所以一时说错话了。」  「喔,是这样子啊……」她顿了一下,我忙点头表示正是此意,「那麽,让你含着人间美味,是你的福气,想必你不会反对罗?」看着她嘴角那一抹奸笑,  我突然有种感觉:我真的很像被狐狸耍着玩的小兔子……  她将那条满是尿液骚味的内裤塞进我嘴里,并且拿条丝巾绕过我头部打结以便将内裤固定在我口中。口中的酸味……  鼻中的腥味……唉,真不知道自己现在算什麽……  她推着我走出浴室,带我走到床边,将我的双手绑在床头矮柜上,形成上半身低俯,而屁股高高翘起的姿势,加上叁寸高跟鞋,我那小屁屁翘得更是高,她接着也将我的双脚绑在矮柜底部的支脚上;总之,现在的我是被绑成一个不能动又极其难受的姿势。将我绑好後,她走向她的袋子,我勉强将头偏向一边用眼角搜寻着她的身影,这一瞥刚好看到她从袋子中掏出一条鞭子,柄的部份做成阴茎的形状,长约廿公分,粗约四公分。  看到这幕,我的心开始发凉,暗自祈祷最好她只是做做样子罢了。我无力地将头低下,边听着她的脚步声走到我身後。「宝宝乖喔,我会好好疼你的唷!」  她用甜甜的语音说着。  当她第一鞭抽下来的时候,如果不是我整个人都被绑在矮柜上的话,我一定马上跳起来!天啊,她真是狠下心来用力抽的!口中塞着内裤的我连呻吟声都发不出来,只能在每一鞭落在屁股的时候勉强从喉咙挤出些微声响表示疼痛与抗议。  她却似乎越打、越听到我痛苦的哼声她越兴奋……  一鞭接一鞭不停歇……这时我突然开始恨我自己,为什麽以前明知道她不喜欢SM这些玩意还常常故意拿SM的漫画小说等等给她看?这下好了,她不知道怎麽突然变了性子,里头那些玩意现在全用到我身上来了……  抽了总有七八十鞭吧,好不容易,小狐狸终於停手了。说真的,那时候我满眼都是泪水,只差没有当场嚎啕大哭……  小狐狸停手後将鞭子摆在一旁的床上,然後俯身向我。她用指尖在我的背脊上轻轻画圈,那里是我身上几个敏感区域之一,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传了上来,不自觉的身体产生了些抽动,身体一抽动就带动臀部的肌肉也跟着为颤,适才鞭打造成的伤痕此刻有如灼伤似般的扯动,让我不得不拼命夹紧下半身,期望紧绷可以稍稍解除一点痛楚。  她察觉了我的反应,问道:「好痛喔,对不对?」  我点了点头代替回答,其实也是只能点头而不能说话啦。她将双唇移向我的屁股,轻轻的吻了几下。正感到有一丝的纾缓,她却又将柔唇换成双手,当她的双手指甲划过我屁股上的伤痕时,我整个人因为剧痛而全身肌肉紧绷,这时她居然问道:「这样子会很痛吗?」那语调还真是天真无邪、清纯的可以。  哪时我真想破口大骂:「干,你自己被这样绑着狠狠的抽上几十鞭,再被这样玩,你就知道痛不痛了……」「你乖乖喔,我去拿药。」她说着,起身又去翻东西。我心想「还好,好歹她知道会出现这种场面,还准备了药可以擦。拜托,玩到这里就好了,我快疯了!」  听到她走回来的声音,也听到她倒了些东西在手上,我松了一口气,心想:想这场苦难终於要结束了。不对,她的手指在我屁股沟滑动干嘛?我正想偏头看个究竟,她猛然将手指插入我的屁眼,好似正抹着什麽东西。那时有种奇怪的感觉,可以明显的感到自己的括约肌正夹着一个东西,不痛,伴随着的轻微痉挛有点舒服,但总是觉得不习惯。我发出一声闷哼,扭动屁股表示抗议。  「乖乖嘛,我把润滑剂涂好,我们才能玩下一个游戏呀。」  润滑剂?在我的屁眼?我想到鞭子的握柄……不会吧?我心中升起不好的预  感……  突然,我感到有个圆圆凉凉的东西自我颈部沿着背脊往下身滑去,习惯性的偏头想看看那是什麽,却先让我瞥见空无一物的床。空无一物?那刚刚的鞭子呢?  与此同时,我的屁眼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那感觉好像有人用刀子将你的皮肤割开一道伤口,然後将手伸进去用力像两边翻撕的感觉……  我沈沈地发出闷哼,眼泪也抢着滴了下来,而下半身也彷若不是自己的一般,不断地颤抖;但是奇怪的,我的阴茎却开始硬了起来。  小狐狸抚摸着我勃起的鸡巴,用极开心的语调说:「宝宝乖,你不是一直很想玩肛交吗?我帮你呀。乖乖喔,现在小龟头才刚刚塞进你的屁眼耶,不要太兴奋唷。呵……」  我拼命的摇头发出哼声,并且扭动着屁股想摆脱假阴茎的侵扰。但是屁股扭动时却造成屁眼附近肌肉和假阴茎龟头的互相撕扯,造成更大的痛楚!我的双腿抖动的更厉害,鸡巴也更硬了些……  我只好停止下身的扭动,避免造成自己更多的痛苦。她看在眼里,笑得更快乐了,她轻轻握住柄端绕着,说道:「你这麽兴奋啊?那让你等太久就不好罗…  …」  语声未歇,她就将鞭柄整个用力的塞进我的屁眼,廿公分的假阴茎几乎整根都在我的屁眼里!我两眼瞪得极大,喉咙却发不出声音,整个下半身被痛苦淹没,几乎失去了知觉,但是我的阴茎却较平日更为胀大,龟头也怒张着流下分泌物。  「好不好玩啊?很舒服吧?」干,快痛到昏厥了,那贱人居然还问得这麽轻松,快疯了。她将我的手自矮柜松开,反拧到身後绑起,然後将绑着腿部的绳子也松开,将我拉到床上仰躺着。  一躺下,屁股的肌肉牵动了深入我屁眼的假阴茎,拉扯着括约肌,除了撕裂  的疼痛还是撕裂的疼痛……  我不禁皱眉发出痛苦的声响。她侧身躺在我身旁,用指甲在我胸膛和腹部划着,边说道:「不要这样嘛,皱眉头不好看耶。嗯,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还想玩!」  天啊,我不玩了啦!!!  她对我死命摇头的样子视若无睹,自顾自的搓揉着我勃起的乳头。  在她的搓揉下我也渐渐放松,产生了些微的快感,呼吸也变得有点短促,我将双眼闭上享受那感觉,而浑然忘记了下体的疼痛。突然,一阵疼痛将我先前的感觉全部驱离。她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两个晒衣夹,正紧紧的咬着我的乳头。我发出连串的哼声表示抗议,她却对我微微一笑,轻说道:「你等着,还得帮你的小鸡巴打扮一下呢。」  她拿了条红色缎带,紧紧地缠绕在我阴茎根部,还打了个蝴蝶结哩,原本就胀大的阴茎此刻更是充血而发出紫红的色泽,看得我快昏了。  「好了,起来吧,该散步去了。」小狐狸边说边把我从床上拉起来,拉着我走向前,我勉强忍受着下体的疼痛,一小步一小步的跟着她移向门边。我还没站稳,她就打开门将我推出门外,然後迅速的将门关上,闩上链条後才再打开一道缝。其实,即使我站稳了也没用,为了抵御屁眼不断传来的疼痛,我全身的肌肉紧绷,加上双手被绑在身後,根本也没什麽办法保持平衡,也因此,一被她推出门外我就跌坐在地上。而当她将门关上那一瞬间,我突然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而只有一种整个人快崩溃了的感觉。幸好她马上又将门打开,我才彷若又开始有了呼吸,有了生命。她隔着门对我说:「站起来,快点。」  我挣扎着站起身来,但是穿着高跟鞋行动实在很不方便,常常会有脚踝扭到的感觉,加上没有双手辅助,我着实花了段时间才站起来。原本以为站起来後她就会让我进房,没料到她的下句话是:「从这里走到走廊的另一端再回来。」  我以疑虑的眼神看着她,她眼神怒瞪道:「看什麽?不走的话你别想进来。  如果你再拖拖拉拉,等一下被其他人看到了我可不管。」  说着她发出冷笑。被她这麽一说,我也真的担心被其他人看到,那何止丢脸,根本没脸活下去了!於是,我缓缓抬步,伴随着一呼吸就会扯动而带来疼痛的乳头上的晒衣夹,以及屁股那令我痛不欲生的鞭子,慢慢地向前迈步。  说也奇怪,慢慢地拖到了走廊尽头,准备折返时,我突然有种欲望,希望这时候有人在一旁撞见我现在这模样,屁眼的疼痛也开始转变成一种快感,那感觉  真的是很奇怪……  待我终於回到了房门口,小狐狸早已把门打开,我顾不得疼痛,马上闪身进房间。  精神才刚一放松,我马上射精了,喷得满地毯都是,身体也随之痉挛,恍惚中有种愉悦的感觉。  小狐狸将门关上,走到我身边帮我解开紧缚双手的绳索,拿开已经将乳头夹得红肿而且扁扁的晒衣夹,解开丝巾,取出我口中那满是尿骚味的内裤,问我:「现在觉得怎样?」  我只是大口的喘着气,不知道该怎麽回答。她将鞭稍在手上绕了绕,猛然向下一扯,将假阴茎般的鞭柄自屁眼中拉出来;那瞬间,我的感觉是下半身似乎少了什麽东西,有点空虚,还兀自感觉到屁眼的括约肌一张一合的活动着,似乎正在搜寻着刚刚咬合的物体,舍不得忘掉那感觉似的。  她为我解开缠绕在阴茎根部的缎带,原本挺立的阴茎即刻软了下去。她跨坐在我身上,俯身问我道:「怎样,SM好不好玩?肛交好不好玩?」  我很想摇头跟她说不玩了,以後再也不玩了。可是我的身体似乎不这麽想。  刚刚射精高潮的馀韵一直到这时候都还让我的心情无法平复,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而一直到现在,虽然身体有痛苦、精神有羞辱,可是我发觉相对的隐藏伴随着的兴奋也越大。於是,我点了点头代替回答。她笑得好灿烂,又问:「以後还想不想玩?」  我一点也没迟疑的点头。「呵,那以後有机会再玩。现在你先把丝袜和高跟鞋脱掉,好好地去洗个澡。」  她搀扶着我站起来。我的两腿还抖个不停,好不容易坐到床沿,对屁股的压迫使屁股上的鞭痕和屁眼里的疼痛再一次一起涌上来。勉强捱到痛楚稍微减轻,我对她说:「玩归玩,可是你下手也太重了吧?」她又是一巴掌甩过来,不过落在我脸颊上时却只是轻轻的抚摸,她脸带无辜的说道:「下手不重怎麽像个真正的女王嘛,是不是?」  这要我怎麽回答?摇摇头,将袜带、丝袜和高跟鞋脱去,她也将长靴脱下,扶着我,一起进浴室洗鸳鸯浴罗……  之後,SM和肛交就变成我和小狐狸性生活中一个重要的部份。当然了,也不是每次我都那麽可怜,都被她耍好玩,主人的位置是轮流当的,这样才公平嘛,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