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S的调教]


我终于找到了梦寐以求的女王,虽然是出钱请调教,但能找到这样的机会还是有点不可思议,有时候并不是你想出钱就能找到机会的。  昨天在网吧泡了整整一天不打游戏不泡妞,就为找个女王!因为这两天好象在论坛时间待长了聊天室里也泡久了所以感觉特别强烈,所以昨天象发了疯似的找女王,QQ聊天室论坛,其中也联系了两三个,但要不是没有兴趣就是女王要么没时间过两天才说(我甚至不惜40岁左右的),但我昨天好象下定决心孤注一掷就要在当天找一个,为此我银行卡什么的全都带上了,就指望邂逅一个女王,所以象什么过两天见面的我根本没耐心,我就继续找,在我快绝望的时候,终于有女王给了我机会,是我苦苦哀求得来的,本来他嫌我小不收我,但是女王真的很好,她最后答应给我机会让我赶到浦东去,老实说当时我真有种美梦成真的感觉,所以顾不上把银行里的钱全提出来了。见面后……双S 的两个女王太漂亮了,极好的身材天使的脸蛋配上尖尖的高跟长筒靴给人一种窒息感,而她们的谈吐和眼神透露着男奴无法抗拒的魅力,那种蔑视和高傲令人心动。  我们开了间房,两个女王性感地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注视了我一会,吩咐我把床单铺在地上,我刚铺到一半,女王就一脚踢向我的小腿:“跪着铺!”好爽,充满磁性的声音,我不由自主的跪在地上。  “趴了自己的衣服!”女王又命令到,我脱得只剩内裤,突然一只穿着高跟靴的脚踢向我身子;“全部扒光!”我唯唯是若地露出羞涩的小鸡鸡。“把衣服扔到另一张床上去。”女王吩咐到,我刚想动手,“哎。哎。你现在是狗!”  女王的声音好挑逗,象教幼儿园的孩子,不发怒也不打你,用最伤你自尊的方式完全俘获了你的心——你已经不再是个人此时此刻!我用嘴把衣服一件一件叼过去,手机掉了出来很难叼只能咬着天线扔到床上去。女王很诡秘的一笑,“过来,爬过来,快点。”我爬到了女王的脚下刚抬头仰望女王,等待下步命令。一只脚底瞬间踩到了我的脸上尖尖的靴跟直插我的咽喉,“来,乖奴隶,把我的脚底舔干净!”—真是美梦成真的一刻,我不知道多少次幻想舔女人的靴子呢。一时兴奋大脑真空,女王的靴底立刻一用力踩了我个踉跄,她怒睁杏眼,我不等她开骂,立刻识趣的伏在她的脚下美美地舔她的靴底,靴底的味道想象中好吃可实际并不是那回事,但是你还是觉得很兴奋甚至觉得那层沾着灰的底是甜的。“舌头伸出来,让我看到舌头,象狗舔物一样”,我尽可能伸长舌头,此时我就觉得自己是条狗。  此时另一个女王站起来,从后面踩住我脑袋,这样我的整个脸就向前冲,死死的贴在了前面那个女王的靴底(下文起前面这个女王叫Q 女王,后面那个女王叫E 女王),Q 女王兴奋地用靴底狠狠碾我的脸,“给我舔,给我舔!”她兴奋的声音让我备敢刺激,尽管鼻子被压得有点喘不过气尖尖的靴跟插住咽喉更让我觉得难受窒息,但是真的好爽,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痛得快乐吧。我卖命地舔着疯狂地舔着。“味道好吗?”我拼命点头,这时她却和E 女王同时收脚了,然后示意我靠近她,突然给了我个耳光,然后双手紧紧捧住我的脸,“贱货,你真的很贱,你知道自己贱吗?”我被她捧住有点张不开嘴只能点头。“是不是要我好好调教你?”还是点头。“我是谁啊,啊,问你哪,我是谁?”“你是主人,你是女王。”我答道。又一个耳光,“全是这样的回答,不动脑子啊,叫点别的,来!叫声好听的。”妈,我叫你妈妈。“此时我感觉她真的象在管教一个小孩子。”哎~~~ 乖。“女王脸上浮出了笑容,双手依旧捧着我的脸,反手又是一记耳光,接着正手再一记连着抽耳光。”很喜欢妈妈这样调教你,对不对?“  我当时能说“不”吗?是得到肯定回答后她抽得更凶了,越抽越开心,然后杏眼一瞪“给我乖乖的听话,明白吗?她是谁?”她指着E 女王问。“她是阿姨!”……啪。E 女王又赏了我个巴掌,“你说什么?”“也是妈妈,也是妈妈!”我连忙改口。“乖,给另一个妈妈舔靴去。” Q女王命令到,于是我又伏到E 女王脚下美美地享受了她那黑色的尖跟皮靴,淡淡地皮革味使我完全忘记了犹豫吸吮起来,从下面开始靴跟靴尖慢慢上移到靴桶靴帮,然后E 女王又把靴尖插如我嘴里……好痛,舌头被踩到了,但是她伸得很里面,都快伸如咽喉了,而我只能迎合着慢慢抬起上身,但很快即被后面的Q 女王踩了下去,“谁叫你起来的。”  这时前面的E 女王一把抓住我的头发,端详着我; E女王不似Q 女王那么凶,对我甜甜一笑,笑中带有无尽的妩媚但更多的是一种别样的感觉,说不上来的感觉。“继续舔” E女王高傲地命令到;然后我看到了她的眼神,一种不可抗拒的眼神,盛气凌人轻轻地蔑笑着。“好闻吗”E 女王问到。“恩”我点头。“”那会不会搞错两个妈妈的靴子味道?“我拼命摇头。”怎么证明?“看着我傻愣着呆呆地望着她,她笑得更开心了。Q 女王则不知何时翻出根棍子给了我一下,”你要记住我和她的气味明白吗,下次一闻到就要认出来!“说着屁股上又挨了一下。  跪舔仪式后她们命令我脸贴地趴着,屁股高跷着。然后我听到后面传来一阵淫笑嬉戏,然后是拉练声、金属声还有拆纸包装的声音,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敢回头看。接着又听到她们戴上医用橡胶手套的那种橡皮筋的紧绷声。我一下子兴奋起来——不知为什么我从小看到医生戴上这种手术手套就有异样的感觉,我会一下子兴奋起来感觉好刺激象作案。当时就感觉她们要给我动手术一般。一种期待的恐惧,身后的嬉笑声伴着脚步声开始靠近,与此同时头发被拽住拉起来分明感到一只戴着橡胶手套的手捏住我的下巴,将整个头抬起来伴着Q 女王性感而充满磁性的声音:“乖,不要动,妈妈疼你。”接着E 女王突然朝着我的小腹迅猛踩下,我本能地吃痛向下怄去却被后面的Q 女王死死拖住一手抓住我头发,另一只手捂住我的嘴巴不让我叫出声,又是迅猛的一踩我想反抗被Q 女王掐住脖子严厉地威胁到。“不许反抗!”可是……黑皮靴开始下移,靴跟踩住了我的双球中央的皮囊部位,然后缓缓地踩住我勃起的阴茎顺势向下施压。“呜” Q女王知道我要叫捂住了我的嘴,接着鼻孔也被捂上了,死死地捂住象是要让我窒息,下面皮靴将高跷的鸡巴下压到帖紧小肚,再继续施压——爽到嚎颠,欲叫不能,甚至没有了反抗的力气。  游戏继续进行,女王们从她们的包包中取出绳索,好多绳索啊,刚降温的弟弟有兴奋起来……她们挑了一条后,然后命令我坐到沙发上去,E 女王蹲下身将我的双脚固定在沙发脚上绑紧了。而Q 女王则给我带上皮铐然后问我:“小狗拜年怎么拜?”我无奈只能举起爪子作拜年状。 Q女王又从包里翻出个圆圆带皮带的东西,那就是传说中的口球粉色的很诱人,我在想这个卫生吗,女王命令我张嘴,我犹豫了,E 女王就捏住我的两腮迫使我张开嘴, Q女王就绕到身后将口球一把塞入我嘴中,然后将皮带在我脑后捆扎,口球紧扣我牙内侧,无法吐出,但有空隙还能叫只是叫声肯定模糊。塞入口球必定不想让我大叫。她们想干吗,难道玩传说中的滴蜡?我期待而紧张着;她们又开始翻皮包,但掏出的不是蜡烛而是木夹。天哪,和滴蜡有区别吗,都是痛感中找快感,快感更多的是属于她们的,你只是看到她们的快感而快乐。“别动”她们威胁到。  然后将木夹夹住我的两个乳头,大腿内侧——如果没有尝试过一定以为很爽,但我可以告诉各位疼痛感绝对超过你们的想象,尤其是她们很坏夹我部位,比如即使是乳头也是夹住很小一块让夹子充分授力,你可以想象我的疼痛,即使塞着口球还是叫出了声,女王一记耳光“轻点,旁边屋子人听的见的。”但是这不象刚才我能忍受的,尤其是第一次玩这种酷刑,我闷哼了会还是叫出了声,即使女王严厉地瞪着我恐吓我我还是憋不住声音。 Q女王无奈只得腾出一只手捂住我的嘴,接着鼻子也被捂住了。由于手上戴着橡胶手套,所以空隙密度更小,当女王全力捂住我的嘴不让我出声时,橡胶的密实度伴着她的汗味让我感到很闷;我拼命摇头但换来的只是她更用力地捂紧我的口鼻。说实话虽然很闷难受得要命,可就象舔靴子一样觉得很爽,似乎没有比这更爽的了,我喜欢这样被人捂住口鼻尤其是被戴上手套紧捂住,如果是棉手套那捂嘴的感觉肯定更好。  这种感觉甚至使我暂时忘记了乳头的疼痛;接着她们握住我的勃起弟弟,用三个木夹呈三角形夹住我外翻的包皮,“呜”我一下子就叫出了声,但无奈口鼻被橡胶手套紧紧捂住。 Q女王狞笑着:“再叫呀,再叫试试。”我摇着头,可是根本没用,恐惧和疼痛只会增加她们的施虐感;“呜呜”想叫叫不出那种感觉她们听得肯定很爽。 E女王轻笑一声,拿出一根棉花棒,两位女王相视一笑,然后Q 女王为阻止我的反抗一手紧捂我的嘴,另一手拎住铐双手的皮铐往上抬;这样我就不能碍事了。只见E 女王将棉花棒前端揉细,动作简直象给病人上药的护士,然后轻轻掰开我的龟头,将棉花棒转着慢慢深入龟头深处“呜”爽死我了,真的什么叫痛得爽,这里文字已经没法形容了(现在我边写下面的内裤已经有点湿润的感觉了)。  反正你看着她将棉花棒转进去停顿会在龟头里面轻轻蠕动,再深入就已经让你感到爽到嚎颠了,真的,那种感受真是妈的这辈子忘不了,只有体验过才真知道什么叫爽。何况那时还有Q 女王时不时地松开捂紧我嘴的手,一会么摸摸我大腿内侧挑逗着叫我放松,一会么弹弹夹着我乳头的夹子再捏你两把问你爽吗,还一脸淫笑,真有种冲动上去干她咬她——但我所能咬的只是口球鸡巴反被棉花棒干着,身体又被控制着,稍一反抗Q 女王就又把你的口鼻捂上让你闷骚一阵。 [欲罢不能] 这个词就我现在可不是写出来的,那种境界你真能用身体体会到很多词汇,真的!棉花棒终于取了出来,夹子松开了,捂住口鼻的手也松开了。那种疼痛加窒息的快感让我直到现在还意犹未尽,甚至我感觉这是场梦,就象从前我所做过的无数个荒诞而美妙的梦。轻松只维持了一会,当我再次觉察到什么时很快,鸡皮疙瘩又起来了。她们从包里翻出来蜡烛,人手一只,还带颜色呢。然后朝我走来,用打火机当着我面点燃蜡烛,话也没多说半句,更别说理会我的摇头和模糊的哀求呢!嘴又被橡胶手套捂上了,伴随而来是让她们刺激的“呜呜”声和恐惧眼神,她们俯视着妩媚而又邪恶,我象是只无助的小鸡,眼睁睁地看着蜡烛光在眼前晃动,然后垂下,然后是滴下的东西再接下去不是用眼睛爽的了,用你的身体。滚烫的蜡油让你爽得直想死,真叫生不如死——我想经历过后,我们的SM性奴应该可以和革命烈士比比忍耐度了,至少地底下的他们不会再委屈没人感受过他们的痛苦了,只是他们那真叫痛苦而且是伟大的痛苦,我们的痛苦外表下却藏着一颗兴奋的心,流下的泪估计也是带糖份的,让女王看甜在心里的眼泪。很快身上就全是蜡油了,可爱的SM标志!!女王们则边滴边抚摩着,柔身道:“舒服吗?” ~~~~~~~~ 靠!!绳索终于去除了,伴随着那该死的让我留口水的口球和禁锢的皮铐。但现在只是中场游戏,好戏还有呢。果然她们拿出了链条,要玩带狗散步了。我被套上链条,然后被Q 女王先拉到沙发那儿,她坐下我象狗一样蹲在身旁,还要我伸出舌头就完全象狗那样“咳咳”地散热(她们开着冷空调,我光着身子我可一点不热)然后主人起身让我转个头,只见E 女王已经趴开裤裆让我过桥了。我当然明白咕碌碌就往她裤裆底下钻,但脖子随即一紧被锁链紧紧拉住,我的头就正对着E 女王的档部停住了;而后面Q 女王却使唤着“钻呀,快钻!”一边却死死勒紧我的脖子让我寸步难行,而且还有想后拉的趋势。朦胧中我看到E 女王的性感丁字裤拉紧紧地勒住她的小穴外面,则用朦胧的裤袜给包住,好挑逗!我被Q 女王拉了回去,踢了一脚屁股要我再钻,可还是到了档部以下她就把链条死死拉住。然后Q 女王起身将链条叫给E 女王,自己则一屁股坐到我背上。呵呵,好暖和的屁股,性感的热流。“驾”Q 女王一拍我的屁股,然后由E 女王牵着我前进,带我散步!!  Q 女王蛮重的,丰韵十足的身材此刻让我感到心好痒痒被她骑是我的荣幸。由于Q 女王穿着高跟靴,靴跟不时碰地让她很不爽,她只能身体前倾,然后大腿紧紧夹住我的腰——哇好舒服。由于她身体呈前45度前倾,我的头不由得只得贴近地面爬行而她大腿夹紧我身体的同时,小腿收起向后离地,这样靴跟就碰不到地了,相反靴跟还腾出空间来戳我屁股叫我前进。 E女王则走走停停不时地把我的头往上提拉增加我负担。有一次差点感觉后颈都要被她们弄断了,她们当然不会在乎这些,来回走了几圈,途中还故意调戏刁难,不听话或做错了,就拍头勒紧脖子以示惩罚。“来,过来舔我靴子”休息她们也不会放过我,E 女王很快又给我新的指示。。“把这双靴子给我舔的发亮!”我于是又从靴底开始,任由她使劲踩住我的鼻子,我则伸爪子抱住她的腿贪婪地舔着吸吮着亲吻着这黑色圣物,然后开始朝上发展,我摸到了靴帮以上摸到了她的大腿,穿着肉色薄薄的裤袜,性感的真想咬一口。 E女王还好没Q 女王那么凶,,我想此刻我要是摸的是Q 女王的话,又要受皮肉之苦。  E 女王就这样象看小狗那样看着我,依旧挂着那轻蔑的笑容。但当我想得寸进尺想舔她轻薄性感的丝袜时她突然将我的头按下去“叫你舔靴子,谁叫你舔上来的。”与此同时屁股上火辣辣地挨了一棍。“屁股挺起来!”Q 女王发号施令了,我刚想回头就被E 女王按住脖子给转回来继续对着她的黑色圣物,与此同时屁股上又挨了下,“谁叫你回头的,屁股抬起来!”无奈我只得屁股高高撅起,心想肯定又有好东西来了。突然我屁股一紧,同时弟弟猛增长一倍,什么东西被塞进我屁眼了;我不敢回头看,只听到一串珠子的声音,我头被按住只能舔靴,但我分明感到象是被灌肠般,那串珠子似乎要被一个一个塞入屁眼,将你的屁眼牢牢填住,而且好象一个比一个大。“呜” Q女王好象还不是一块塞进去,塞一颗玩一会,将它缓缓拉出后再猛地捅入到后面,好象越来越难塞,狠命地掰开我屁眼,也不顾我叫痛,将珠子一棵一棵直到全部塞入,然后握住露在外面的绳子开始转动,里面的珠子随即在我屁眼里翻江倒海,天哪!那不是痛,却可能比痛更难受,随着转动我感觉好象有什么从屁眼里留出来,但是好象又拉不出,就象被迫大便大不出硬把肛门堵塞那感觉(后来我知道那叫拉珠),就是塞进去慢慢往外拉爽死你。  很快你会感到大肠那有种空虚感,想泄的感觉很强烈。于是我向她们提出要上厕所,原本以为她们玩的真兴头会不允许,可是后来她们还是宽宏大量放我去了。但是经过Q 女王时,她张开双腿要我钻过去,顺便给我解了脖子上的“项链”;我刚钻到一半又象刚才那样她收起链子勒住我脖子然后坐在我后颈上,双腿夹住我脖子让我享受番后才放了我。在我进厕所前还强迫我学狗叫两声才放生,其实我什么也拉不出,只是想放松一会。  一会我出去了,她们要我洗干净,我说没拉。于是她们要我爬到前面仰卧在她们身前,一人点燃一支烟,坐在我两侧,四只带跟高桶靴齐刷刷地踩在我身上碾我踢我,我想叫; E女王很快用一只脚踩住我的嘴让我继续为她舔,另一只脚则用跟部踏我的咽喉,连上还是荡漾着那种轻蔑的嘲笑和高傲的眼神,脸上挂着一定的弧度以一种欣赏动物的眼光直视着我转动着,脚跟让我爽——我永远忘不了那眼神和笑容。  Q 女王则嘟着嘴一脚踩在我的肋骨上,一脚踏在我大腿上,反正都是我叫疼难受的地方用她手里的棒子玩弄着我的阳具,很快我就受不了靴子的压力了,想挪动不行,想叫,没门!越反抗她们踩的越紧,象是恨透我了非把我踩死踩碎不可。在痛闷中,Q 女王一打我的手“给我手淫,给我看!”我哪有力气手淫,被她们踩的快断气了,尤其是那两只踩在咽喉和踩在肋骨的脚跟,要我老命。见我没反应,Q 女王一边大声抽打以便大声呵斥,同时脚上用力,没法子,硬着头皮,终于在这种痛爽中达到了最高潮(其实前面已经好几次高潮)射了自身满满一肚子……她们很满意让我洗了澡,洗完后还不敢穿衣服,帮她们换上拖鞋(用嘴),让她们进去盥洗,乘空我又闻了她们换下的靴子里面的味道,哦~~~ 爽,还有她们左过的沙发,留下甜甜的味道……最后我还有幸碰了女王的丝袜脚帮她们按摩,吸了她们吸剩的烟喝了她们喝剩的水……  由于第二天还要上班,所以女王们调教完后匆匆离去,临走时她们说象我这样的小弟弟不收的(我23),知道我玩一次不容易还特别优惠了我,千恩万谢中留给了我难以磨灭的背影……这就是我昨晚的艳遇,虽然价格不菲,但绝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