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SWER


《answer》崎谷はるひ高h 呵出沙哑娇声的瞬间,视线也随之朦胧。 滚烫的双颊顿时感受到一阵凉意,秦野知道那是眼泪,虽然想伸手擦掉,无 奈两只手臂早已缠绕在男人背上,无法抽离。 就算不是如此,光凭男人结实腰杆送上的激烈律动,身体便已完全下听使唤, 哪来的余裕擦掉泪水。 「啊啊、啊……啊哈啊……」 秦野的叫声断断续续,甚至隐含著说不出的喜悦。 没想到三十好几的大男人居然会发出这种声音,真今他羞愧得无地自容。 不过,最近秦野已经学乖了。愈是压抑不让自己发出声音,那份苦涩便愈是 强烈,因此他再也不故意抹杀,喉咙想叫就让它去叫吧。 「……你能不能……再……放松一点?」 很紧耶,真芝一边呵出热气一边在秦野耳畔呢哝。明明是低沈的男性嗓音, 却又隐含著说不出的煽情甜腻,从容冷静的态度,实在很难想像比秦野还要年轻 五岁,虽然心有不甘,对方的成熟稳重确实深深吸引了秦野。 「嗯……」 秦野依对方所言试著放松身体,无奈僵硬的下肢就是不听使唤。每当略微松 缓之际,真芝的火热便会寸寸深进,逼得他不得不二产生反应,根本无暇放松那 里。 「很难受吗……?」 不只声音,真芝就连体格和长相也比秦野成熟。尽管如此,真芝也只是年龄 和外貌相符而已,反倒是秦野的五官仍旧未脱稚气,加上体型纤瘦,看起来比实 际年纪年幼许多。 像这样被压在对方身子底下更是如此。凝望著眼前野性十足的脸胧史添魄力, 秦野在心中咬牙,他知道自己又中计了。 「要、要、要你管……」 真芝丰满的唇浮现一抹微笑,俯望般地注视著秦野,仿佛正在嘲笑他的笨拙。 混蛋,秦野在心中狠狠咒骂对方。 实际上,真芝的责难本就充满矛盾。经过一阵执拗的人为前戏,秦野的内壁 早已充分润泽,加上真芝分泌出大量体液,每当有所律动,内部便会发出令人脸 红心跳的声响,何来窘迫之有。 「啊,不、不要、住手……!」 真芝轻轻啃咬秦野敏感的耳垂,害他体内的欲火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感觉就像涂满黏答答乳霜的那部位,被真芝火热的硬块越掘越深,秦野逸出 悲鸣般的叫声。「根、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啊啊、咿……!」 恣意放纵的贯穿,甚至带来了痛苦的感觉。 心脏怦怦跳动,耳朵嗡嗡作响,甜美的疼痛操纵著秦野的各种感觉。肌肤不 断沁出汗液,就连夹在真芝和秦野间那层薄薄的空气,好像也充满了湿气。 「嗯呜……!」 高挺的鼻梁滑过颊边。真芝一边磨蹭一边向秦野索吻,就连长睫毛带来的搔 痒感,也是造成秦野不停喘息的原因之一。 对方的舌头缠了上来,不知不觉间,秦野也跟随对方的动作蠢动著。当他赫 然回神的时候,口腔中早已传出闷哼的声音,鲜明的触感和快感逐次淹没了他的 意识,颤动的肉壁罔顾主人意志,恣意吞食男人的热楔,秦野的喘息越来越急促, 快感也越来越强。 真芝的舌叶和热块贪求著为自己而敞开的身躯,毫无保留地侵犯它,「真的 很紧耶……好像、就要被你吞进去了……」 尽管语气透著揶揄,真芝本身也不再那么游刃有余。然而,无暇他顾的秦野 又怎么可能发觉男人话声中潜藏的苦涩。 「啊—……、啊、啊——!」 半年以前只尝过女人味道的那个部位,为了迎接高潮,开始复杂地蠢动著。 秦野不断地摇晃腰肢恳求,娇声频传,紧绷到极点的坚挺抵住了男人的腹肌。 「舒服吗……?」 真芝提出简单而卑猥的问句。秦野像个孩子般频频点头。尽管深受良知和羞 耻心的谴责,但如果再不平息体内的那把火,他恐怕会就这样死掉吧。 「舒服……很舒服……」 听到秦野以几乎消失的音量恳求还要更多後,真芝如他所愿地缓缓扭动腰部。